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一章 雄都 (四)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一章 雄都 (四)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密密麻麻的军帐彼此相连如同蚁巢,一眼望不到尽头,甲杖兵器、辎重粮草堆积若山,搬运甲兵粮食的夫子从早到晚无有片刻清闲。各军督管粮草辎重的别部司马都等着给自家营头申领钱粮器械。为了争个前后顺序或是粮食多寡,彼此之间往往争吵得脸红脖子粗。军汉多是火爆脾性,一言不合便要动武。呼喝声、叫骂声、殴斗声以及劝

    阻声吵得人头疼欲裂,这便是当下晋阳大军营盘模样。虽说双拳难敌四手,可是于军队而言,并不是人马越多越好。所谓“兵多累将”,兵马越多越是考量主将的本事。若是有名无实之人骤掌大军,难免顾此失彼调度不灵。不

    必两军交战,就是日常行军、安营都是天大难题。稍不留神就可能酿成营啸,未等开战自家兵将就要逃散大半。李渊素能治军,更有李世民以及一干有能军将效力,河东六府鹰扬兵也是天下有名精锐。战力或不及马邑、恒安这些百战边军,论军纪则远胜,自然不至于如此不堪。只是如今蒲津渡口兵马众多统属不一,其中更有大批新近加入的散兵游勇,便是以李世民之能也无法马上让他们谨遵军纪,只好暂且由得他们胡闹,等过段时日再徐徐整治

    。晋阳军攻取蒲津阵斩鱼俱罗,关中震动名传北地。除去原本就起兵响应的李神通以及柴家的人马之外,北地世家豪强部曲、关中 地面的轻侠少年、势力大小不等的义师乃至不愿入值长安,逃入山中不奉调遣的鹰扬府兵都纷纷前来投奔,争先恐后归入唐国公麾下听用。随着大军越来越接近长安,投奔的兵马也就越来越多,晋阳军势如同

    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李渊起兵时麾下仅数万众,如今粗略估计兵马已然接近十五万。这便是世家的厉害之处,数百年世家统治,于民间影响极深。许多人从心中认定为世家效力乃是天经地义甚至是天大光彩,李家既是北方世家之首李渊本人又素有仁厚之名,这天下理应是他来坐。这些时日,关中豪杰、北地壮士纷纷而至,希图靠自己一身气力本领一刀一枪搏个荣华富贵回来,若是能靠着从龙之功建立家号,也成为世家

    中人更是天大的福分。

    李渊若干年苦心经营的好名声以及人情网已然显示出威力,只要顺利攻下长安,数十万兵须臾可得。厚积薄发鲸吞天下的格局已成,所差者就是这最后一步。

    “这一步怕是不好走。长安城……没那么容易攻下。”李世民营帐内,徐乐指着案几上放的长安草图说道。徐乐不曾到过长安,只是听阿爷介绍过这天下第一雄城的风貌,年深日久又是经他人之口讲述自然做不得数。倒是李世民身为唐国公之子,少年时在长安厮混,于坊巷分布城池布局记忆清晰。身为武家子弟于城池攻防天生就比别人敏锐,这份草图不但绘制着长安城池布局,更有城高壁

    厚护城河宽几许等数字,于领兵之人而言,乃是件了不得的宝贝。蒲津之战李世民居功至伟,可是李渊只是给徐乐以及玄甲骑重赏,于李世民的功劳只字未提,也不曾把先锋兵权归还,依旧让他受兄长李建成节制。之前李建成与谢书方

    对李世民的打压也故作不知,军中也不许议论蒲津之战的功过,显然是对长子刻意回护。李渊或许无意打压某个儿子,对于几个子嗣也是一般宠爱,可是他心中始终存着长幼不可乱的念头,李建成既为世子便要比其他子嗣更受优待,更不许李世民功劳胜过兄

    长,至于李世民自己怎么想他便顾不得了。李世民也知群雄汇聚自家麾下,都等着追随李家夺取天下,这时绝不能在他人面前自起干戈为天下人所耻笑,更不能被群雄认为李家兄弟不和不足以谋大事。是以只好忍

    气吞声强作笑脸,心中这口气始终咽不下去。蒲津之事难以更易,只好把心思放在长安。只要自己攻下大隋都城,父亲再怎么维护也没有用处。只不过这天下第一城并不那么容易攻取,事实上这些时日李家兵马已经

    在长安城下吃过几次亏。长安财帛粮储之丰天下闻名,鱼俱罗阵亡之后,不少人动起了歪心思。觉得如今长安空虚缺乏良将,鹰扬兵只是空架子不堪一击,只要舍命一搏就能打进城池获得富贵。

    投奔李渊的各路人马大多是无粮饥卒或是绿林盗匪,多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平日不敢打长安的主意,如今背靠李家这棵大树,胆气便渐渐足壮。几路人马打着为李公扫平天下的旗号,不等军令便私下去攻打长安,可是无一例外,连长安城墙都未见到,就被杀得落花流水狼狈而逃。好在他们不是晋阳本部兵马,死伤再重也不会影响士气,李渊也懒得过问。只是这些消息还是为李世民所知,也由此可以断定长安并未因失去鱼俱罗就变得不堪一击。大隋两代皇帝所积累的强大底蕴,

    还是足以给敌人造成巨大损害。尤其是都城所在,更不容轻侮。这些乌合之众未能攻下长安乃是情理中事,于李世民而言也是好消息。可是他们败得太过迅速也太过狼狈,让李世民心中生出疑虑。长安的防卫比自己所想的更为严密,就算是亲自指挥攻城也无十分把握。这段时日大军行军速度迟缓,固然是为了等待各方豪杰投奔,以及兵马太多调度不利,其实也是为了给长安施加压力,希望那位留守

    的代王杨侑主动献城投降。可是在徐乐看来,这只能算是李家的一厢情愿。杨广刚愎自用又素来不肯服输认错,宁可把汉家精英子弟派到辽东战场送死也不肯承认自己有错,又怎会允许代王投降?不问可知长安城内必然有心腹大臣坐镇,即便代王想要投降也过不了那一关。自古来争夺天下都少不了以性命相搏,只想不战而胜注定是自讨苦吃。是以这段时日徐乐只

    是对着城池草图反复推敲,寻找着攻城的办法。徐敢虽是靠着一身武艺气力在李家立足,却没人敢把他当一勇匹夫看待。昔日其带领玄甲骑转战天下时,攻城拔寨的事情做了无数,名将豪杰坐镇的金城汤池不知被他破过多少,论及战守之道放眼天下少有对手。他这身所学已经倾囊教授给自己孙儿,所欠缺的无非经验而已。徐乐自己也知,必要到战阵上磨练一番,在血与火中打一个滚

    ,生死边缘走几个来回,自己才能把学与用合而为一。是以这些时日他只是看图并未向李渊进言,并非藏私而是不想白费气力。他不敢说自己的办法一定有效,但可以断定李渊乃至整个晋阳军现在所想的办法肯定行不通。徐乐看着地图脸色阴沉:“世家在京中广有仆役,还有不少人靠着这些世家荫庇才能求活,是以于世家的命令不敢不听。何况他们还与朝中大臣结交,长安城中不少重臣与世家有亲甚至自己就是世家中人,李翁众望所归。这些世家便想要靠这些奴仆、亲族开城迎我军入城唾手拿下长安。这等心思固然是好,只可惜不能如愿。世家势力庞大于长安广有耳目,此事我等知晓难道卫玄、骨仪、阴世师等人就不知?他们在城外都能布置妥当,城内又岂会无备?若我所料不差,世家的仆役乃至那些交好官员怕是出不了什么力,要想拿下长安还是要一刀一枪舍命拼杀才是。凭心而论,长安坚城厚壁不足为患,只怕我军因小胜而生骄纵之心,没了锋锐之气,那才是大患。昔日杨玄感起兵时,破裴弘策于先,败卫玄于后,麾下兵马十数万众,声势不逊于今日李公。彼时世家豪门亦曾鼎力相助,然则杨玄感便是太过依赖世家,麾下兵马没了拼死杀敌的斗志。三军锋锐一失就没了斗志,以至顿兵洛阳城下进退失据,最终兵败身

    死。若是李公只想靠世家相助夺取长安,麾下兵将亦不想以性命相搏夺取天下,只想着不战而胜,杨玄感之败就在眼前!”这番言语说得极重,尤其眼下晋阳军中群情激昂,视长安乃至天下为李家囊中物,徐乐这话若是传到那些人耳中不知会惹出多少祸患。即便李渊为人宽厚又和徐家有旧,

    多半也要动怒加以责罚。可是李世民听后非但不怒,神色反倒也变得极为凝重,朝徐乐行礼道:“多谢乐郎君教我!可惜军中这许多文武,或因小胜而自喜或为财货所迷,无一人能见我军之危。以此等军容攻打长安,只怕比当日杨玄感更为不堪。世家门阀皆是见风使

    舵之徒,若李家攻城不克,其部众自然星散,十万军一夜间便为泡影。此事我必须向大人当面禀明,以免坏了大事!”

    徐乐伸手拦住李世民:“二郎现在去不过是自讨没趣。这些道理好讲,事情难做。李公若问二郎不靠世家内应又该如何攻取长安,你又如何答复?”

    李世民慨然道:“自然是打造攻城器械,绳攀蚁附夺取城池。”徐乐道:“晋阳军马虽众,多是乌合之众,未经操演不足为凭。让他们去抄掠财货自然人人奋勇,让他们冒着矢石攻城,只怕没那么容易。何况长安城最凶险的也不是坚城

    厚壁箭矢滚木。”

    “那是何物?”

    “人!”徐乐的目光重又落在那张草图上,望着上面草草画就得一百单八坊,“这一百单八坊内六十万百姓,便是长安城内最为厉害的兵器。”

    李世民面色为之一变,随后也把目光落在草图上,良久之后才自言自语道:“这……这等手段一出天下震动百姓切齿,他们又怎敢如此?”徐乐冷笑一声:“我也希望不会。不过兵法有云,料敌从宽。何况长安城内还有个敢掘杨玄感祖坟的卫玄,一个绰号阴世鬼的阴世师。这等人用出什么手段都不稀奇。与其

    想着他们不敢如此,不如想想倘若真用出此等招数,我们又该如何招架?”话音甫落,外面忽然响起一声惊雷。随后便传来阵阵雨声,关中大地第一场春雨伴随着雷声降临。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