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龙腾 (二十八)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 龙腾 (二十八)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两柄马槊槊锋交错,槊杆碰撞一处,彼此之间都想要将对方的槊压下去,但随后又都发现无法做到。同为天下绝顶斗将的二人并没有继续纠缠,而是各自收力,随后舞槊

    横扫。两条大槊如同两条怒龙,在依旧呼啸的狂风中起舞,张牙舞爪向对手发动攻击,试图将敌将吞入腹中。烟尘自两人所在的地方升腾而起,借着风势将两人裹在其中。外人

    看去只见一道烟尘龙卷平地而起,在龙卷中依稀可以看到二马盘旋,双槊对舞,却看不清招式,更看不出谁占了上风。沙场交战不是比武较量,没有所谓规矩可言。两军各自出手帮助自家主将,都是天经地义之事,李世民也有同样想法。在徐乐与鱼俱罗交手前他就暗下决定,徐乐与鱼俱

    罗的厮杀自己插不上手,只能在外围旁观,如果有机会,就放冷箭相助乐郎君取胜。可如今两人真的交锋,李世民才发现自己之前想法大错特错。这种天下第一等斗将之间的较量,外人不是不想插手而是无力插手。除非本领接近的斗将出马,再不就是千

    军万马冲杀而上,否则根本没法助拳,搞不好还会适得其反。就如同当下,自己连人都看不清,就算暗箭伤人,也不知道射中的是鱼俱罗还是徐乐,这箭哪里敢放?这等千军万马正面冲锋的战场上,兵将皆是长枪大戟交锋,再不就是弓箭,步离的匕首没有用武之地无法助战。是以在徐乐与鱼俱罗对垒之前,她便已经下了吞龙,自己

    骑了匹马。她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朝风沙中看了片刻,随后便移开了视线,对李世民道:“杀人!”李世民愣了一下,他和步离还不熟悉,或者说除了徐乐、韩大娘等少数几人以外,没谁能弄明白这个小狼女的心思,不知道她这所谓杀人所指为何?直到步离用手指向远

    处鱼俱罗军阵,李世民才明白步离所说的是那些甲骑。自家主将与人交锋,隋军自然不会在那里干看着。此时李建成麾下的亲兵已经折损大半,余者也被击溃不足以与甲骑争锋。这些兵马正在军将带领下整顿队伍,朝着李世

    民所在发起冲锋。以兵力论,鱼俱罗麾下甲骑所余兵力差不多是玄甲骑的两倍。但是玄甲骑将士眼神中满是不屑之意,根本没把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敌手放在眼里。自停兵山初战开始,玄

    甲骑便是和几倍乃至十倍于己的敌人交锋,对阵的不是马邑越骑就是执必部青狼骑。京兆甲骑比起边军骑兵以及塞上胡骑总归是逊色三分,兵马也不足千人,有甚可惧?

    宋宝大喊一声:“两火弟兄随我去杀鱼俱罗,其他人对付这些甲骑!我就不信,那重瞳老贼能胜过我们那么多人?”步离朝他一瞪眼,并没有说话。宋宝对这小狼女很有些畏惧,对方和徐乐的关系有些说不清楚,不知道是暖床侍女还是未来的主母,自己不好得罪。再说步离那一身潜行

    暗杀的功夫也不是好相与,得罪了她不知几时就会偷摸过来给自己一匕首,连死都不知道为什么,哪里敢招惹?

    只是当着李世民眼前,他又不想失去颜面,只好笑着说道:“你瞪我做甚?我是去帮乐郎君的忙,难道你还不愿意?”

    韩约眼看小狼女眼神越来越凶悍,连忙主动开口训斥:“宋大郎闭嘴!郎君何等武艺,哪里用得到你我相帮?玄甲骑兵马听令,杀光对面的甲骑!”

    “杀!”玄甲骑兵将同声喊杀,杀气冲霄!方才还在与小狼女说笑的宋宝,在这声喊杀之后,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掀开的面罩重又闭合,手勒丝缰控制着坐骑的节奏,全部人马

    列成三列,兵士之间膝盖挨着膝盖,如同三堵人墙,向着对面纵深六排,延伸开去足有二百余步的骑兵阵徐徐推进。包括李世民在内的所有人,都已经盖好面覆,守住自己的位置。随着面覆落下,韩约、韩小六、宋宝以及其他人都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姓名、地位、身份,每个人都只是这

    骑兵大阵的一分子。不管是李家家将首领还是徐家闾一名普通庄客,除去各自权柄位阶不同,其他毫无分别。大家各司其职按令而行,谁都可以折损,大阵不可崩溃。昔日南北朝时群雄并起豪杰无数,各色战法层出不穷。慕容双骄这种骑兵阵法得以绽放异彩,并被徐家发扬光大,自有其道理所在。“无我”二字,正是玄甲骑阵得以驰骋

    的原因之一。谢书方这时已经带领着十余骑赶来,将李建成拖拽上一匹坐骑,随后众人遮护着他落荒而走。长安甲骑营救主将心切,也分不出人马追赶,李建成这一小队人马倒捡了个

    便宜。李建成与谢书方边催马奔逃边扭头向战场观望,两人也看不出这玄甲骑阵的奥妙所在,但是心中都认定一点:这支骑兵不会输!

    李建成一声长叹:“千算万算,没想到还是便宜了二郎。”谢书方也无话可说,谁又能想到风向突变,让自己的算计全都落空?可是话说回来,李世民这一行人度过桃花渡,以几百精骑就敢间道而行,直冲军前与鱼俱罗死斗。这份胆识也确实天下少有。若是把自己和李世民换个位置,绝对没有这份胆量,乱世之中胆大之人往往更容易成就大事,这也是理所当然。只不过李建成正在沮丧,自然不

    适合说这些言语来戳他的心。两支骑兵的先锋已经冲撞一处,战马咆哮白刃飞舞,只见沙场上血光飞溅,已经有人自站马上跌落。李建成饶是早有准备,可是等看到交战的情景依旧目瞪口呆,忍不住

    惊叫道:“怎会如此?这玄甲骑莫非是天兵天将不成?”谢书方也看到了,第一轮对撞中,落马的几乎都是长安甲骑。阵型古怪的玄甲骑一个冲锋,就轻松捅穿了长安甲骑的阵列。天下强军无数,长安甲骑败阵不是什么稀罕事

    ,可是败得这么惨,就让他们难以接受。虽然鱼俱罗与徐乐厮杀,顾不上指挥部下,这些长安甲骑群龙无首,战力要打几分折扣。可是反过来说,玄甲骑同样没有主将,李世民纵然善于将兵,也终究不是这支甲骑的主官,对这支骑兵的指挥肯定赶不上徐乐,两方算是勉强扯直。再说哪怕这些甲骑没有主将指挥,下面的军将还在,不至于失去统属。就算此时让李建成亲自指挥手下亲兵,以全盛军容出战,也不会打出这等战果。放眼晋阳全军,怕是也找不出任何一支甲骑与玄甲骑相颉颃。不得不承认,徐家不愧是李家起家的第一功臣。哪怕是隐

    居到神武徐家闾那等偏僻所在,依旧能训练出一支足以驰骋天下的强军。

    此等强军……绝不能落在李世民手中!

    不过眼下还是逃命要紧,谢书方摇头道:“郎君快走,这些事容后再议。保住有用之躯要紧。”两人说话间策马疾驰,忽听远处又有阵阵号角声响起,李建成连忙勒住坐骑向着号角声传来的方向望去。一面面旌旗出现在远方,喊杀声金鼓声一浪高过一浪,其方向正

    是鱼俱罗步军所驻扎的军寨。

    谢书方定睛望去,忽然面露喜色,大声叫道:“是巨鹿郡公的人马!此间胜负,一切还有转机!”

    沙场上。徐乐并未关注两军对垒的情形,也顾不上留意,是否有其他人马闯入战场。在他的眼前,如今只有一个鱼俱罗,当然对方想必也和自己一样。两个超等斗将之间的较量,

    容不得半点疏忽大意,谁要是分神,就得赔上自家性命。两人的眸子都紧盯对方,寻找招数间的破绽。坐骑来回盘旋兜转,掌中马槊盘旋。劈、刺、扫、打、戳……所有的动作都施展出来,有破绽便打进去,没有破绽也要硬给对

    方造一个破绽出来。一个盘旋之间两条马槊就要碰撞十余次乃至二十几次,每次碰撞都发出一声闷响,震得人耳鼓生疼。眨眼之间,两人已经盘旋了七次,彼此之间谁也没找到对方的破绽。

    便是比斗气力上,也未曾分出胜负。

    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徐乐心中对鱼俱罗颇为赞许,这位大隋的无敌将,果然有些过人之处。不但武艺娴熟,膂力也大的吓人,以自己的神力居然占不到半点便宜。每次兵器对撞,都是平分秋

    色。人老不以筋骨为能,鱼俱罗的武艺再怎么高强,气力也不可能强过少壮。何况自己的气力在年轻一代中,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天下间当然有人力气胜过自己,但绝不包括眼前的鱼俱罗。之所以能在兵器对撞中毫不吃亏,只能证明他的武艺确实高明,知道该如何用力发力,保证自己一把年纪与少壮斗力不落下风。更是对马槊极为熟悉,

    知道如何借助槊杆自身材质卸去力道。人老奸马老滑。这话用在斗将身上,未必就是贬损。谁若是认为哪个一等斗将年事已高就软弱可欺,结果肯定是自寻死路。阿爷未曾中风之时,便是自己与他较量也未必

    能捡到便宜。若是石朝志在那时攻打徐家闾,根本轮不到自己出手就被阿爷收拾了,自己也不至于与亲人天人两隔。鱼俱罗虽然年纪大,可是武艺不曾荒废。多年征战的经验,则弥补了气力方面的不足,依旧是当今世上顶尖斗将。恒安黑尉迟、苑军玮等人与其相比,都太过稚嫩,若是

    换了他们上阵,此时早已被打落马下。“阿乐,天下英雄无数,便是阿爷少年时亦不敢以无敌自居。你早晚有一天会遇到难以战胜的对手,但是也无须气馁。我们徐家子弟一代一代都是这般过来,不管多少艰难

    险阻,多少猛将英豪,都凭着手中马槊一路打过去。你也不例外!不管对手多强,都要相信自己一定能胜!”鱼俱罗很强!甚至是自己出道以来遇到的最强对手,若不是自己一路闯荡经过太多恶战积累了足够的经验,此时只怕也要落败。可是这又如何?再强的对手,也注定要败

    亡于自己之手。自己注定要鹰扬天下纵横四海,要亲手结束这个乱世,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也要让徐家的名号重新响彻天地,重振徐家声威。更要给徐家闾的乡亲搏一条出路

    ,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不管是突厥还是鱼俱罗,谁也休想阻挡自己!

    天要挡我,我便将天撕裂!人要挡我,我便要他的性命!万一不敌败亡,至少也尽力而为胸中不留遗憾,再说今日这一战何等畅快,纵然是死也值得了!

    他心中豪情顿生,手中马槊高举猛砸,用出当日战胜尉迟恭的招数,连环劈砸一力降十会。任你鱼俱罗再如何狡诈,且看你能否一一从容卸力?尉迟恭的武艺马术未必比得上鱼俱罗,可是那一身九牛二虎般的气力,绝不在鱼俱罗之下。当日他遇到徐乐这路蛮不讲理的招数时,也被砸得摇晃不定,不断拧身闪腰招

    架让自己阵脚大乱。鱼俱罗又能如何?接连接了三记马槊之后,鱼俱罗的身形也略有些摇晃。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老了。即便再怎么兴奋,再怎么精神抖擞,气力终究还是那么多,这等蛮力比拼不是自己

    所长。同时心中也有疑惑,徐敢算起来年纪不在自己之下,何以气力如此充沛?但是要想靠力气就胜过自己,也未免太过异想天开。眼看徐乐第四记马槊已经砸下来,鱼俱罗却在此时拧要闪避马槊斜架,借着马力以及枣木槊杆自身的韧性卸去一半气力。同时双腿发力,战马猛然向前蹿出,不再与徐乐

    盘旋厮杀,而是催马撤出战圈。徐乐一声怒喝:“哪里去!”

    他不是徐敢?

    方才两人交手都不做声,自然也就听不出破绽。这时徐乐开口说话,即便有金属遮挡声音变化,可鱼俱罗依旧能听出来,这副面覆之后的绝不是个老人。原来是徐家的后人,怪不得有这般气力。看来当日徐卫还是留下了后代,如今已然长大成人。年轻人,你的本领很好,可惜经验不足。等到了阴曹地府去问问你的父亲、

    祖父,便知道鱼俱罗是追不得的!徐乐此时已经纵马疾驰自后追来,鱼俱罗也不回头,全靠马上听声辨位,看看战马首尾相连之时,鱼俱罗一声怒喝,马槊从双持变成右手独握,随后在马上旋转身形,右

    手持槊向身后徐乐面门上用力一甩!

    马槊从前七后三的双手持槊变成了右手单持,攻击距离一下子便长出五尺有余。再加上转身右臂甩动,丈余之内都是马槊杀伤范围。随着鱼俱罗一声怒喝马槊挥出,徐乐应声落下马背!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