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龙腾 (十八)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 龙腾 (十八)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家就此销声匿迹,包括李世民在内,都对这一家人没了印象。乱世中欲成大事必要良将辅佐,在徐家父子或死或隐退之后,陇西李氏虽然表面上依旧人才济济,文臣如云猛将如雨。但是再没有一个如同徐敢一般名动天下,足以震慑

    四方豪杰的斗将支撑场面。神武徐乐若当真如传说中他祖父一般勇武无双,于李家而言自然是天大好事。只是这等猛将为自己所用固然是好,若是始终在二郎手下听用,对自己而言就未必算得上好

    消息。原本李建成想如同那三千骑兵一样,把玄甲骑和徐乐调入自己麾下,只给李世民一千弱兵足以。可是李渊既已把徐乐认为子侄,就不能像普通军将一般对待。徐乐此人据说脾性刚烈,身单力孤之时就敢招惹王仁恭、刘武周这班诸侯。又和李世民亲厚,怕是未必会听令行事。倘若自己一时大意触怒于他,日后反倒是不好相处,这道军令也

    就不曾下。李世民带着这一千弱兵自然是翻不起什么风浪,可是这些玄甲骑若真如徐家祖上那些部下一般神勇,蒲津之战说不定就会多出变数。这一次的阳谋与二郎几乎可以看作闹

    翻,若是最后再被二郎拿去功劳,岂不是两头落空?谢书方看出李建成的担忧,微笑道:“郎君勿忧。桃花渡为何等所在,我们心知肚明。纵然玄甲骑都是铜人铁马打造,到了桃花渡依旧施展不开手脚。等他们赶到蒲津,我们已经得了全功,二郎纵有一肚子委屈,又去向谁讲?他兵败平阳之事,便是他最大的短处,只要不让他立功,就休想翻身。纵然国公袒护于他不许人提及,等到打下长

    安之后论功行赏,他也没有面皮向郎君要回兵权。这一遭既是要斩鱼俱罗,更是要彻底压住二郎,免得他将来与郎君相争。”

    “话虽如此,事情也没那么容易。鱼俱罗勇力过人,我军接连败阵锐气受挫,如今再战确有把握取胜?”“我军休养这几日士气已复,大小船只也已修补完成,足以攻破重瞳贼营寨。再说还有柴、李二公的人马,鱼俱罗兵微将寡,四面受敌必败无疑,郎君只管放心,此战我军必胜!那乐郎君不管祖上立下何等战功,自身终归是出身于神武乡间的侠少,率部来投所求者不外乎功名富贵。追随二郎,只因名位未定,二郎又亲近军汉,他自然以为二郎才能给他这些。若是等到尊卑分明名位确定,乐郎君又能如何?徐家说到底也不过是李氏麾下一斗将,注定为家主厮杀效力,谁是家主谁便是他们的主公,几时轮得

    到他们自己择主?”李建成不住点头,那些世家子弟之所以主动亲近自己,除了自己行事风格和那些世家子一致之外,便是因为自己是李家嫡长,是被认定的李家未来家主。如果二郎取代自己,包括眼前的谢书方在内,这帮世家子大半都会投奔过去。徐乐与二郎再怎么亲厚,也要为部下的前程富贵着想。只要自己能够确保大位,再派人许下足够丰厚的封赏

    ,不怕他不率部来投。二郎、玄甲骑的事都已解决,眼下唯一的难题便是蒲津的鱼俱罗。虽然谢书方说得笃定,但是李建成这些时日在鱼俱罗手上吃亏太多胆气已失,纵然谢书方说得天花乱坠

    ,他心里其实也不相信。更是不愿承担主攻之责,巴望着李神通、柴绍等人麾下也有几个有力猛将,能够把鱼俱罗斩于马下,省却自己手脚才好。沉思良久,李建成向谢书方吩咐道:“派人联络我叔父以及姐丈,双方约好时日,前后夹击,且不可一方动手一方坐视,被鱼俱罗各个击破。若是这一遭再不能得胜,父帅

    那里我也没法交待。”

    谢书方点头应诺,李建成沉吟片刻又说道:“给二郎传令时,让他迟一个时辰进兵。再派人盯紧二郎,不许他提前出兵。”

    “一切包在某身上!”谢书方面带微笑,显得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执掌之中。

    荒野。一场战事刚刚终结,手持长矛的兵士翻检尸体,伤而未死者便补上一刀结果性命。一面白狼旗迎风舒展,旗面上溅了些血迹,看上去就像那头白狼刚刚进食完毕,越发狰狞可怖。大旗之下鱼俱罗勒马横槊而立,面上无喜无怒。一生经历过无数战阵,这等规模的沙场在老将眼中只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小场面,根本提不起兴头,甚至连看

    一眼都觉得是白费气力。地面上无数残破旗帜,被战靴和马蹄蹂躏得不成样子,一面写着“李”字的大旗被火烧去大半,只剩下大半个字的残旗扔在地上,混着泥土无力呻吟。这面旗的主人不久之

    前抛弃了自己的大旗与部下狼狈而逃,这等胆小无能的将领根本没资格做鱼俱罗的敌手,哪怕是战胜了他也不值得喜悦夸耀,反倒是有一种牛刀杀鸡的感觉。鱼洪在父亲身旁说道:“父帅料事如神,李神通既不知兵亦无胆色,几千人马抵不住我千骑冲杀。简直就像是豆腐做的,这样的兵马我们一个能打十个。纵然有几万兵来,

    又有何惧!”鱼俱罗摇摇头:“你这话就错了。李神通虽然不知兵,李渊那位门婿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巨鹿郡公军功起家知兵善战,柴嗣昌以矫健有力抑强扶弱闻名,乃是个侠少做派,这种人既不会像李神通一样带着乌合之众拼凑兵力就敢和人开战,更不会临阵脱逃。柴家几代为将,军中多有故旧。此番举事,那些旧部纷纷来投,其麾下兵马是真正的

    军伍,不是这帮蟊贼草寇以及耕田农夫。谁要是看轻了柴绍,一准要吃大苦头。”

    鱼洪一笑:“柴绍再怎么厉害,也是个后生晚辈,比爹差着一天一地,怕他何来?”“若是单打独斗,老夫自然是不怕柴家小子。奈何如今蒲津渡口已成众矢之的,四面八方兵马来攻,老夫却只有一人。似今日这般虚立旌旗声东击西之事可一不可二,若是

    再有那么一次,李建成定然趁机攻打渡口。李家大郎不是无能之辈,手下兵多将广,指望你二弟守蒲津却是万万不能。”

    “既然如此,大人何不固守渡口迎战四方之敌?”“那岂不是等死?敌兵从各路来攻,我军猬集一处死守,到时四面受敌,我父子死无葬身之地。如今李神通、柴嗣昌等人发兵,必是要接应李建成,合力谋我。唯一的破敌之策,便是各个击破。只要能在蒲津击破李建成,再回军攻打柴嗣昌,此战便有六分胜算。可若是拖不住柴嗣昌,或守不住黄河,情形便危险了。我军兵马本就不足,分

    兵越发力弱,不管是谁留下独当一面,身上都要担些沉重。”鱼洪愣了片刻,随后朝鱼俱罗道:“大人,这分守之责请交给孩儿。若说与蒲津战败李建成,儿自问无此本领。若说拖延柴嗣昌倒是可以一试。大人给儿一支兵马,孩儿带

    着他们在此据守,只要有三寸气在,就不会放柴嗣昌一人一骑从此经过!”鱼俱罗看了看儿子,目光中充满无奈。慈不领兵善不掌权,这些年来他不知用类似的眼光看过多少得力部下,看着他们走向注定有去无回的战场。兵凶战危,为了取胜,

    这等折损在所难免。往日鱼俱罗也以铁石心肠自诩,可是今日轮到亲手送自己儿子入死地,他才发现自己的心并不似想象中那般冷硬。自家两个儿子随自己征战半生,自然也明白接下这道命令的后果。看着长子那坚毅的眼神,鱼俱罗只觉得两眼微微发酸。纵然征战半生名动天下,纵然号称无敌人人畏惧

    又能如何?到头来终究还是保不住自家儿子的性命。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自己父子虽然放出来,可是家眷还在长安城内关押。若是不立下战功,不多打胜仗,他们的命又如何保全。为了整个家族,只好对不起洪儿了。

    鱼俱罗愣了半晌,终于点点头:“好样的!是我的种!拿出你浑身的解数,好生守着这里。为父定会多杀几个李家人。你自己千万谨慎,不可……大意。”

    “大人神勇,定可大获全胜,只望大人多多保重身体,切莫……太过操劳。日后家中之事,就让二弟多费些心思。”父子两人马上遥遥相望,鱼洪叉手行礼向父亲告别,鱼俱罗留下兵马,只带着自己的掌旗力士,掉转马头向蒲津渡行去。来时上千甲骑,归时便是一老将一大旗,情形颇有些凄凉。鱼俱罗在马上回想着父子并肩作战的种种经历,心潮起伏难以平息,忽然勒住坐骑,拨马向鱼洪所在方向,朝着远方拱手一礼,不知是送部下,还是送爱子升天。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