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龙腾(五)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龙腾(五)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张士德此时也已然发现,眼前那不起眼的军寨里,挑出了一面异常巨大的旗幡。旗面长五尺、宽三尺,上下为火焰镶边,杏黄飘带在风中狂舞,如同飞龙盘旋。旗心处绣

    的乃是一颗硕大狼首,其形制与执必家的青狼旗颇为相似,只是这面旗帜远比青狼旗为大,颜色也是纯白。

    这是和青狼旗地位一样甚至犹有过之的突厥白狼旗突厥阿史那家族执金狼旗横行草原,百万控弦人皆俯首。而其座下八大部族,皆可称王,执狼旗拱卫阿史那,称为八王帐。其中执必部持青狼旗,折兰部则持白狼旗。论

    起部落实力,折兰部原本远在执必部之上,其锋头最盛之时,便是阿史那大汗对其也要忌惮三分。开皇十年,折兰部攻隋,兵犯灵州道。杨素率兵迎战,于扶风正遇奔母丧返乡的鱼俱罗。因军中缺乏猛将,便令鱼俱罗夺情隋军。便是这一战成就了鱼俱罗无双勇名,让

    其成为继黑甲徐敢后,汉家又一位无双上将。

    在战场上鱼俱罗率十余骑往来冲杀所向披靡无人可当。最终阵斩折兰部阿贤设夺白狼旗以归,突厥兵马为之气沮。杨素趁势挥军猛攻,将折兰部杀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那一战折兰部元气大伤,很快便被其他部落吞并,白狼旗也易手他人。鱼俱罗则因战功显赫升任柱国,登上武人巅峰。那面被他夺来的白狼王旗也被杨坚赐予鱼俱罗,成

    为其纛旗。是以只一看这旗就知道,那位无敌将鱼俱罗始终不曾离开蒲津,只是藏身于军寨之中直到此时才表明身份。虽然只是一面纛旗,但是张士德身边军将已然面色更变,不少人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张士德怒道:“尔等做什么?左右不过是个重瞳老儿,怕他何来?如今浮桥已成,我

    军大队人马片刻即至,鱼俱罗便是霸王复生,又能如何?”

    他话音刚落,另一名另一名军将忽然指向水面,脸上露出惊惧之色,高声叫道:“将军快看,那是什么”

    与此同时,张士贵也发现了水面的蹊跷。他并未随着第一批兵马登上浮桥,而是站在帅台上击鼓催动人马前进。于河岸的战阵他并不担心,自家兄弟本领出色,先上岸的人马又是张家部曲里的精锐,纵然守军倾巢而出也足以支撑。他的心思始终放在浮桥上,两眼不离水面,因此最

    早发现了蹊跷。就在上游方向,一支船队出现了。船只数量并不甚多,当先者尽是黄河上的打鱼小舟,船只窄小,三五人便可把船塞满。可是如今这些船上一个人都不见,而是堆满了柴草,在船只前端,还装有巨大铁钉。而在这些渔舟之后,则是数条小型战船,船上点着火盆,射士立于火盆之后,一手持弓一手拿箭。这些箭簇的箭头处都用布层层包裹

    ,只要向火盆处一放就能迅速点燃。

    这是……火船?

    张士贵久经战阵熟读兵法,只一看便知其为何物。瞬间只觉得呼吸为之一窒,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中计了

    他扯开喉咙不顾一切地大吼道:“鸣金快鸣金让我们的人马撤回来”

    可是不等他的部下鸣金收兵,战船上已经有人高声喊喝:

    “大胆乱臣贼子竟敢攻打蒲津,简直是自寻死路今日要你们来得去不得放”随着那人一声令下,牵引小船的绳索被砍断,那些渔舟顺着水流向着浮桥冲去。紧接着战船上的射士将手中箭向火盆一探,随后拉弓搭箭,把这些已然燃起火焰的箭矢朝

    着渔舟射去一支支火箭落在船上,本就干涸的柴草又淋了鱼油,很容易点燃。箭头的火很快就在拆超上熊熊燃烧起来,片刻间这些渔舟便成了一支支移动火炬,顶着烈焰浓烟,向那

    道浮桥撞了过去

    “火船是隋军的火船”此时那些桥上的军将也已然发现情况不妙,扯开喉咙大喊道。有人举起长矛想要挡住火船,也有人拼命地向身后跑,但是也有人感觉自己离岸太远,再怎么跑也跑不回去

    ,索性朝着张士德这边疾奔。张士贵已经吩咐岸上鸣金,但是麾下兵士方寸大乱,再也做不到按令而行。有人想要退后,也有人想要向前,狭小的浮桥并没有太多趋避退让空间,如同无头苍蝇般逃命

    的士兵更顾不上躲闪,很快便有人冲撞到一处。一声声闷响伴随着惨叫响起,在生死考验面前,不管是袍泽之情还是乡谊都不及自己性命要紧。被撞倒的士兵没人搀扶,反倒是有人从他身上飞奔而过。也有人被撞入水

    中,刚发出半声惨叫就有河水顺着口鼻灌入。有些自认水性过人的兵将下意识往河里跳,可是等落入水中才发觉自己尚未解去衣甲。顶着一身盔甲的兵将,不论有多好的水性也施展不出,手忙脚乱扑腾几下,随后便

    没了挣扎的力气,缓缓落入水下。

    “砰”

    一声闷响传来。

    第一艘火船已经重重撞在充当桥墩的木船上,在风中疯狂舞动的火蛇迅速发现了自己的新食物,借着风力一把将木船以及船上木板揽入怀中。木制的船体以及厚木板,让火焰蔓延速度快得吓人,眨眼之间几条船都已经化为火海。而一声声闷响传来,越来越多的火船与浮桥撞在一起。手持长矛的军将徒劳地递出长矛,想要把火船推开,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火海包围无处可走。素来以勇力闻名的士兵,挥舞着大刀阔斧,向着铁链猛力砍斫,直砍得火星四溅。可是不容他斩断锁链

    ,火焰已经烧到了身上。为了防止浮桥被水流冲垮,是以船只勾连格外紧密结实,外力难以撼动。如今这些防范手段,却成了兵士的催命符。军将们发现,不管自己怎样做都是徒劳,整个浮桥已

    经化成一条火龙。除去少部分及时逃到岸上,或是解衣落水的幸运儿之外,大部分人只能成为这条火龙的食物。张士贵看着燃烧的浮桥大瞪双睛目眦欲裂,眼角几乎要淌出血来。这些被烧死的兵将都是自家精锐部曲,本想着靠他们征战天下,既为唐国公夺下这锦绣江山,也为自家

    挣个前程富贵。没想到出师未捷,竟然折损在这些火船之下。留在身边的部曲不足四成,日后再想建功怕是难如登天。比起这些部曲的损失,更让张士贵心如刀割的还是张士德。自家的计谋已被鱼俱罗看破,将计就计反过来让自己吃了大亏。浮桥被焚退路断绝,张士德和他手下那几百人

    注定是回不来了。张家最骁勇的子弟,自己的左膀右臂,注定要折断在这蒲津渡口。失去了这位张家斗将,今后还怎么立功?

    刹那间张士贵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强撑着一口气维持自己不倒,但是已然想不出任何办法反败为胜,只能听之任之。

    “不要慌列阵”浮桥被烧,张士德的部下也随之大乱。望着那熊熊烈火,这些兵将也乱了方寸。本来严整的阵型,此时已然显得散乱。张士德心知情形不妙,但仍然声嘶力竭地吆喝着:“

    鱼俱罗不过几百人,我们拼死一战,胜负生死尚未可知谁敢临阵脱逃,力斩无赦”说话间,他眼神望处,见一名军将正在解甲。这军将乃是张士德族弟,素来水性最好,方才入水拴绳索的人里便有他一个。张士德二话不说赶上前去,那名军将心知不妙

    ,连忙道:“留得青山在……”

    他话音未落张士德已然手起刀落,血柱喷涌,斗大人头落地鲜血喷了张士德满头满脸,让他的模样变得更加吓人。其他军将被他一看不由得心惊肉跳,竟无人敢与他对视。张士德怒道:“谁再敢抗令,他便是榜样拿起兵器,迎战

    ”此时,军寨里的人马也冲了出来。为首一将须发皆白盔甲鲜明手提马槊,一双重瞳阔目格外显眼,不问可知自然是那位无敌将鱼俱罗。而他身后所带的兵马虽不过百人,

    却是人人有马,赫然是一支骑队。

    鱼俱罗手中马槊朝张士德一指,高喝道:“鱼俱罗在此谁敢与我一战”说话间催动坐骑向张士德冲来,其身后骑兵也如箭头一般冲向张士德所在军阵。张士德这时也已然醒悟,从一开始鱼俱罗就没上当。之前的示弱乃至种种手忙脚乱把岸边都让出来,不过是为了这雷霆一击。鱼俱罗要的不光是守住渡口,而是要破军杀

    将,一战立威,自己和部下性命就成了他祭旗之物。

    他心中泛起一阵绝望,又有些酸顾。本以为能靠着一身武艺在乱世中博个出身,成就一番功业。没想到这第一阵就要送命。死到临头,张士德反倒是觉得释然。身为武将宿命就是如此,又有什么可抱怨的?虽然自己眼下没有战马长兵,根本抵挡不住这号称无敌的老将,但是总不能弱了张家威风张士德手中刀盾相击发出一声闷响,朝着鱼俱罗怒喝一声:“虢州张士德在此,重瞳儿纳命来”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