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相逢(二十五)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相逢(二十五)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军帐之内,裴寂望着面前的侯君集面色阴沉如铁,丝毫没有战败执必家青狼骑夺旗擒王而归的喜悦。虽然未曾对侯君集有丝毫责备,但是只看他这份面相侯君集就知道此

    番身先士卒抢关夺寨乃至缴获良马千匹的战功,只怕成了泡影。他心中明白,裴寂并非不明事理之人,对自己也不至于有偏见。若是只破了军寨接了李世民回来,裴寂定然要对自己大加褒奖,乃至为自己请功也是应有之义。如今多了

    执必思力以及刘武周麾下战将苑君玮外加几百个青狼军俘虏,让裴寂心情大坏,自然也就顾不上自己立下的这些功劳。

    在军汉眼中看来,能活擒执必家少汗,又抓了几百青狼兵,自然是天大的光彩。昔日大业天子被困雁门关,父子二人险些为突厥所擒。各路勤王大军浴血厮杀,最终还是靠义成公主念着娘家情分虚报军情,始毕可汗才撤兵北归。那一战双方死伤皆重

    ,无数汉家好儿郎战死沙场,也斩下了不少突厥军将人头。但是至多也不过是杀死几个突厥贵人,不曾斩杀或是活捉过一个够分量的汗王。

    执必家既是阿史那麾下四大部落之一,青狼兵又是出名的能杀善战。二郎活捉了他们,让晋阳上下面上有光,乃是天大好事。可裴寂身为长史,所考量的根本不是这些虚名,更不是武人的面皮。他只看重利害得失,再就是李家霸业。执必思力在他眼中就是个烫手的馒头,是丢出去还是握在手里

    怎么都不舒服。执必落落折箭为誓不可等闲视之,若是执必家真的不顾一切将十万骑攻打晋阳,纵然唐国公足以自保,攻取长安的大事也要被耽搁。晋阳囤积的如山钱粮以及四方招募来的精兵猛将,乃是为了夺取天下,可不是用来和突厥人拼杀的。李二郎一时得意,不知道要惹来多少后患。万一执必思力染个疾病死于晋阳,更是和整个突厥平白结仇,

    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麻烦。侯君集知道,裴寂私下找过李世民,想要用执必思力、苑君玮外加几百青狼骑,从尉迟恭手中换回被擒的殷峻和那些兵马,却被李世民一口拒绝。李世民亲眼目睹刘武周诈降杀王,不相信此人信用。若是执必思力和这些青狼骑在自己手里对刘武周还有个威胁,至少可以保全殷峻等人性命,把人交出去就彻底没了挟制手段,反倒是任人宰

    割。这等想法算不得错,只是裴寂所挂念的并非殷峻这帮人死活,之所以提出这个主意,无非是想把执必思力这个灾星送走。李世民不肯顺他的意,裴寂又不好摆出长辈架子

    强行放人,只好暗气暗憋,带兵返回晋阳。因为这桩事,几日里裴寂始终面色阴沉,对李世民也没什么好脸色。最爱来裴寂军帐蹭吃蹭喝连吃带拿的李嫣,因此也不再露面。主将心情如此,自己作为当日参与擒拿

    执必思力的主要将领,又擅作主张下令出战,裴寂对自己的态度又会好到哪里去?

    说到底都是那个姓徐的小子不好一想到徐乐侯君集的心里便升起一股火。自己带队夺寨的威风名望,就是坏在这个小子手里。李二郎不知犯了什么毛病,处处恭敬着徐乐,简直把他当成了天神来拜。军

    中也把他传的神乎其神,又是三十骑破四千甲,又是三擒执必思力,据说连王仁恭都是死在他手里。

    笑话这哪里是个人?分明是个怪物便是世家将门里也不曾有过这等人物,神武县一个乡下后生,又怎么可能学来这身本领?侯君集不相信这些听上去就像故事的鬼话。自己又不是没看到这帮人的模样,人数虽多,却大多是老弱妇孺,那些青壮也是狼狈不堪人人带伤。吃饭的时候狼吞虎咽,险些连碗都吞下去。看模样十足就是群逃难流民,纵有些本领也不过是乡间土豪的本事,又能强到哪去?不过是在小地方有些勇力,靠着二郎抬举便将自己吹上天去,反倒

    是自己这种实打实的战功没人在意。现在军中都在传说着徐乐如何生擒执必思力,又如何与李世民联手,二骑三人退了执必家上千青狼兵,让执必家阿贤设灰头土脸狼狈而逃,没人记得侯君集身先士卒抢关

    夺寨的战功。这些军汉如何想法侯君集并不在意,最让他心里不痛快的,还是李嫣的态度。本来一路上不管是询问军情还是打探行军路程,李嫣都会专门来问自己。可是自从徐乐到来

    ,李嫣便不再和自己来往,倒是经常往李世民的军帐去探望。

    虽说兄妹重逢嘘寒问暖也在情理之中,可是李世民与徐乐以及那些难民居于一处,一想到这里侯君集心里便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

    这几天不光是裴寂心情烦闷,侯君集的脾气也没好到哪里去。如今两人对视,彼此之间都面如锅底,看上去如同打了败仗的难兄难弟。军帐内寂静无声,过了不知多久,裴寂才开口:“二郎这几日还是和乐郎君厮混在一处?我这几日反复思忖,也不曾记起神武有哪个名门姓徐。将门之中,可有这么一号人

    物?”侯君集摇摇头:“马邑民风剽悍,多有游侠出没。这徐乐多半也是游侠儿一流的人物,有几斤气力学过些武艺。小地方的人不知道天高地厚,边地百姓目无法纪好勇斗狠,

    多半手上有几条人命,说不定还做过剪径生意。杀过几个人便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所以胆子格外大些,要不然也不敢撺掇着二郎去和执必家的青狼骑硬拼。”裴寂点点头:“这便是了。二郎平素最喜结交勇士,自己年纪又轻,阅历不足,难免被人所欺。我听人说起恶虎口之事,至今还心绪不宁。若是执必家的人当真放箭,二郎岂不危险?也只有这等边地侠少,才会如此冒失,一味夸耀血勇不知轻重分寸。这等人我也见过不少,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辈。可惜少年人不辨是非,认为这等人乃是豪杰,愿意与他们结交。不光二郎如此,其他人也是一样。实在让人叹息。这几日催促兵马走快些,早点回了晋阳,让国公约束一下,别让二郎他们和这等人走得太近

    才是。”侯君集听裴寂话音,显然与徐乐亲近的不止李世民。而能让裴寂提及国公约束的,显然是李家子女。除了李世民,就只剩下那位李家九娘。这位九娘行事有侠气,在晋阳

    世家子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论起仰慕游侠的程度,只怕李世民也不能和她相比。侯君集一想到这里,就觉得牙根泛酸,心中升起无穷怒意,双手不自觉地捏成拳头。他昂声道:“二郎年少不识世道险恶,把侠少当作好人。却不知这等人最是奸狡,与他们结交不但坏了自己名声,更容易为其所愚,说不定还会吃大亏。依末将之见,不若

    将他们趁早赶走,也免得郎君今后吃亏”裴寂把头一摇:“不妥二郎的脾性我们都是知道的,就算我这个叔父下令赶人,他也不会答应。再说乐郎君乃是二郎的朋友,你说他是坏人,岂不是说二郎不识愚贤?这

    等事万万使不得,我也不会答应。”侯君集并未因为裴寂的话就改变主意。虽然乃是武夫,终究也是世家子弟,懂得如何猜测别人话里所藏的隐喻。裴寂这说法分明是愿意驱逐徐乐,但是又不想伤李世民面

    子。只要自己能想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他肯定会支持。思忖片刻,侯君集说道:“徐乐这等人并无才具,全靠蛮力武勇欺人。只要戳穿他这层虎皮,不用人赶他自己也没脸留下。末将不才,愿意教训他一顿,也好让他知道,就

    他那点本领根本就拿不出手”

    裴寂挥挥手:“我找你来,是问你行军之事,不是同你说这些。每日那么多公事缠身,谁耐烦去过问军汉之间的厮并?快下去安排部下加快脚程,不可误了正事”侯君集心头狂喜,这分明是默许自己把徐乐痛打一顿赶出军营。将来就算李世民见怪,也有裴寂替自己出头不必担心。他连忙叉手行礼:“遵令”随后迈着大步向军帐外

    走去。

    望着侯君集消失的背影,裴寂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自言自语道:“蠢材武夫终究是武夫,有勇无谋难成大器,似你这等蠢物,正好做一把快刀。”对于侯君集那点小心思裴寂看得分明,本想敲打他一番,让他记得尊卑上下,别再有妄想。可是有了徐乐这档子事,正好借刀杀人。不管成败,反正他都注定要丢出去给

    李世民赔情,二郎再怎么不满,也不会怪到自己头上。对于李家几个儿子裴寂并没有偏爱,但是李家要想得天下,自家先得保证不乱。既以选定李建成为世子,李世民的风头就不能盖过兄长。这几日军中把他和徐乐传得如同

    天神,这不是个好兆头。自己不便打压李世民,就只好拿徐乐开刀。说到底这也是为了李家考虑,二郎将来也会明白自己这番苦心。至于徐乐和他手下那些百姓的死活……和自己又有什么相干?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