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相逢(二十一)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 相逢(二十一)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匆匆爬下离开望楼的突厥军将,抬着执必思力直奔向军寨中的马厩。突厥人终究是马上男儿,一半的本领都在坐骑上。今日如果不是少王执意要求青狼兵弃马步战,纵然

    不敌玄甲骑神勇,也不至于败得这般狼狈。此时兵临城下,自然得上马才有把握突围。护卫在执必思力身边的,都是青狼骑中素以勇力闻名的勇将,胆足气壮武艺高强,能在万马军中斩将夺旗而还,区区一支木矛自然吓不住他们。可是随着这道木矛飞射而

    来的,还有两道如闪电般的人影。如今军寨还在突厥人掌握之中,寨墙、寨门虽已失守,但是军寨内还都是执必家的人马。见有人冲来,自然有人前去阻挡。可是只听寨内陡然响起一声雷霆般的大吼:“神

    武乐郎君在此,谁敢挡我!”这一声怒喝竟然比方才的木矛还要管用,几个抬着执必思力飞奔的军将脚步为之一滞,紧接着就见挡在他们眼前的突厥兵马波分浪裂一般向左右分开,那两道人影一前一

    后向这几名军将冲来。

    就在同时,明明被打昏的执必思力忽然惊醒,在几个军将身后大喊一声:“徐乐来了!快逃!”一男一女杀到几名军将面前,身上已满是鲜血。沿途冲杀,不知多少执必家勇士已经死在两人手上。徐乐手中提着直刀,小狼女步离手中则摆弄着一对匕首,两人四道目

    光越过那些军将,落在被他们拱卫在后的执必思力身上。

    执必思力此时既已苏醒,就不用人抬着走,他手上虽也握着刀,可是全然没有交锋的意思。双眼紧张的左顾右盼,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徐乐刀尖指地,鲜血顺着刀身滴答落下,浸润着脚下土地。他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执必少王,我们又见面了。替罗敦阿爷偿命!”一声怒喝,徐乐双手执刀已经朝着执必思力冲去,小狼女步离更不多言双足点地人如同被机括发射出去一般撞向面前军将。其实这种正面搏斗并非其所长,但是害死罗敦

    阿爷的元凶在前,步离哪还管那许多?再说反正有徐乐在自己身边,他绝不会看着自己受伤,又有什么可怕的?

    刀光闪烁,死尸倒地。守在寨墙上的突厥兵被杀得东倒西歪,如同滚地葫芦一般,竟无人能挡得住对手一刀。站在云梯上的侯君集展开毕生所学,手中直刀上下翻飞,接连斩翻几个挡住去路的突厥兵。趁着敌兵阵型散乱当口一声大喝,人从云梯上跳起,落到寨墙之上。一名突厥军将猛然出现在侯君集身后,也不开口,双手举着弯刀作势欲劈。侯君集身后得军

    将刚要开口提醒,却见侯君集也不回头,只将手中直刀用力向后一搠!

    突厥军将得动作凝固了,手中弯刀无力落下。侯君集抽刀转身,一脚将这名军将的尸体踢落寨墙,口内大喝道:“执必家青狼骑也不过如此!”侯君集此时心中只觉得说不出的畅快,在晋阳怀才不遇所受的委屈,以及为温大雅刁难的怨气,伴随着这酣畅淋漓的厮杀终于尽数排遣。说到底乱世之中还是以武功为重

    ,今日一战自己斩关夺寨,杀得青狼骑溃不成军,有这份战功在,不管是唐国公还是李建成,都得对自己另眼相看。虽说青狼骑表现得窝囊,让侯君集心里很有些疑惑,总觉得以青狼骑威名不至于如此不济。可只要有青狼战旗在,就证明被自己杀败的确实是如假包换的执必部亲兵,谁也无法质疑。因此他此时跳上寨墙,并未急着夺取寨门,而是手持直刀一路杀到执必家那面青狼战旗之旁。手中直刀用力一挥,悬挂战旗的绳索应手而断,战旗“扑啦啦”

    从旗杆上跌落。

    侯君集左手一探,将战旗紧抓在手,随后将旗面在手上一抖高喝道:“侯君集今日为唐国公夺旗!”说话间他的视线向寨墙下望去,却见寨中青狼兵竟然没人注意自家战旗被夺之事。所有人都在大声叫喊,语声嘈杂纷乱,把侯君集的声音盖了过去。侯君集心中既是纳闷

    又有些憋闷,这青狼旗乃是执必家的象征,战旗被夺这等大事这些青狼兵不管,在那里胡乱喊些什么?他在晋阳住了有些时日,虽然晋阳不似马邑、恒安属于边地,但也是胡汉杂居,且有防范突厥之责,于突厥言语也能听懂大概。凝神细听片刻,才渐渐听明白,这些突厥

    人都在喊着:“少王又被乐郎君擒了!”

    紧接着又听到一个男子的大喝声:“执必思力已然被擒!尔等还不扔了兵器投降?”

    少王?执必家的少汗在此?侯君集心知执必家乃是阿史那家手下四大帐之一,可掌青狼旗,也有权称王。这些突厥兵马所喊得少王,必然是执必家少主。与这等可居奇货相比,自己手上这面战旗的

    分量毫无分量,那些突厥兵又怎么会看自己?他们之前守寨的混乱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精兵强将都去防范那个什么神武乐郎君,所以让自己捡了个便宜。这个乐郎君是哪冒出来的?怎么会有这等好运,抓住执必

    家的少王?

    这份战功,理应是我的!侯君集心中升起这个念头,随后便将青狼旗朝身后上来的亲兵手上一丢:“这是本先锋夺来的旗,莫丢了!莫现在去擒执必家少汗,你们开门迎大队人马进寨!”说话间他

    已经迈步冲向马道。

    寨中突厥兵马此时已经成了没头苍蝇,望楼上也没人敢随意放箭,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徐乐、步离以及执必思力身上。执必思力手中那口百炼宝刀已经落入徐乐手中,刀锋抵着前主人的咽喉让这位执必家少主不敢有丝毫异动。执必思力眼下的情形比起之前刘武周更为凶险,这口刀价值千金堪称吹毛利刃,哪怕徐乐无心杀人,只要刀锋微微一收,也会轻松切断执必思力的喉管。执必思力知道自己这件兵器的厉害,哪敢丝毫乱动,只好随着徐乐的脚步挪移

    ,不敢有丝毫违抗。他在与徐乐对阵之前,曾经无数次想过结果。有成功也有失败,甚至想过这次如果再战败,自己宁可死在徐乐手里,也不再受屈辱和族中贵人的指戳。可是直到刀压脖颈

    之时,他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胆量。所谓的不怕死,只不过是没有真的身逢绝地,此时不但不敢顽抗,甚至连一句硬话都不敢说,乖乖随着徐乐走动。这回肯定又成了笑柄!不但折损了这许多执必家的青狼兵,就连射雕手都白白折损。执必家好不容易通过联合刘武周看到一丝希望,却又因为自己的糊涂,连本带利赔了

    回去。徐乐捉住自己还不知道要怎生对待,就是那小狼女看自己的眼神,都让人心里发毛。依着徐乐心性,此时自然是一刀将执必思力的人头砍下来,告慰罗敦阿爷在天之灵才是。可是如今自己不再是当日那无忧无虑的徐家闾少年,可以由着心性为所欲为。徐

    家闾、梁亥特部落,这近千条人命压在自己肩膀上,更有那位晋阳李二郎的安危需要考虑。那么多人的性命系于自己一身,就由不得快意恩仇。如果一刀杀了执必思力倒是痛快,可是这些青狼兵也就没了退路。他们是执必思力的亲卫,少主若死他们也活不成,只剩下舍命一拼这条路走。纵然自己一身武艺天下无

    敌,不怕这些青狼兵。可是徐家闾的乡亲难免有所伤亡,乱军交锋刀枪齐下李世民等人的性命也不一定能保全。从一开始想的就是活捉执必思力杀出恶虎口,如今总算是大功告成。没必要把这些青狼兵逼上绝路,只要把他们擒住,还怕将来没机会收拾?再者刚才徐乐隐约听到后方

    传来突厥号角之声,虽然乱战之中听不分明,但是他心中依旧警觉。如果突厥真有追兵杀来,玄甲骑精锐在军寨之中,后方都是老弱妇孺,绝不是突厥人对手。如果寨中厮杀一处,后方再有突厥铁骑追击而来,徐家闾的人纵然能离开恶虎

    口也难免伤亡惨重。

    乡亲们一路随自己到了这里,眼看就能过上好日子,不可让他们随便折损。表面上自己已经掌握局势,实则依旧如狂风巨浪中行舟,稍有闪失就会舟覆人亡。

    不过徐乐本就胆色过人,经历了这么多事心性也逐渐成熟,心中虽然紧张但是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手中宝刀架在执必思力脖子上,脚下不紧不慢走向军寨大门。此时寨门已经被韩家兄弟打开,玄甲骑、河东六府精兵已经陆续冲入寨中。徐乐边向他们走边对执必思力说道:“执必少汗,你手下的人似乎不大在意你的性命啊。莫非你

    们执必家出了内乱?有人盼着你死?若果真如此,我是不是该成全一下他们,把你的头砍下来?”此时军寨里金鼓之声已停,突厥兵看着徐乐与步离压着自家少主也不敢阻拦,由着他们向自己阵中走去。韩约则带着部下迅速冲过来遮护徐乐,防范有人放冷箭伤人。就在两方即将碰头的刹那,却听身后传来阵阵号角呜咽之声,声震山谷清晰可闻。只听声音就知道,突厥追兵距离自己近在咫尺,片刻即至!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