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相逢(十六)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相逢(十六)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

    山风呼啸,冷风刺骨。

    此时的晋阳已有几分春日景象,然则马邑群山之中,依旧寒气逼人。李嫣虽保持着武家女的风范,平日骑马射箭样样皆能,又素以游侠自居,认为巾帼不逊男儿。然则走在这崎岖山道之间,依旧瑟瑟发抖。饶是拼命裹紧裘衣,也挡不住这

    凛冽山风。

    连平日里素好武艺的自己都如此,嫂嫂又该如何?那可是个标准的世家女,不曾习过武身体也不算如何结实,如何受得了这等苦寒?倘若冻坏了身子,岂不是大为不妥?想到这里她连忙看向身边嫂嫂,却见长孙音虽然也冻得粉面酡红如同微醺,但仍然将腰板拔得笔直。不顾自己已然累得气喘吁吁,拼命加快脚步,生怕成为身旁家将的负

    累。为了行路方便,这位长孙家贵女李家二郎的正室,如今也如小姑一般,换上一身胡服快靴。这等衣衫素来不为长孙所喜,今日为了丈夫却是顾不得那许多。若是还像平日

    那般打扮,纵然是想快怕也快不起来。平日里见惯了二嫂雍容气度,看到长孙如此狼狈,李嫣心里暗自吃惊。她看得出来,二嫂无非在苦撑而已,可是没想到柔弱的女子刚强如此,居然不叫苦不掉队,还能装

    作浑然无事。回去之后定要向几位姐妹详细说明,此时的二嫂才最好看,也最让人觉得亲近。这身胡服平时也该多穿才是。两人身前身后,都是本家亲信家将护持。有这些人在,倒是不用担心失足坠落山涧或是跌倒。只是这么赶路,只怕长孙音身体难以承受。一旦撑不住,怕是要出大事。李

    嫣在旁劝解道:“嫂嫂不必急,前面有侯君集的大军,咱们早些迟些都没关系。再说恶虎口虽是一场好厮杀,可是也不知二郎是否在那,嫂嫂也不必太过担心。”

    长孙嫣摇摇头:“夫妻连心。我断定二郎就在恶虎口,早一步赶过去,便能早一步见到他。这番心思你不会明白的。”当着部下家将长孙音没法细说,但是李嫣并不笨,自然听得出来嫂子的意思是自己不曾嫁人,不会知道妻子思夫的心思。饶是她素有男儿气概,终究是个未出阁女子,听

    到这话也不由得面上微微一热。好在她一路奔行再加上天冷,脸上早已经是火红一片,外人根本看不出脸色变化。长孙音这时又说道:“侯君集的兵马乃是因我等而发,若是我们贪图安逸,他们又怎肯卖力效死。越是艰难主将就越要当先,这是咱们李家男儿带兵的法子。做媳妇的,也

    不能给郎君丢人”在裴寂帅帐中长孙音直言要带长孙家家将前往恶虎口观察军情,情形一如逼宫。裴寂再怎么谨慎避战,也不敢让李世民的妻子以及李家九娘带家将跑去突厥人盘踞之处刺

    探军情,若果真若此安排,李渊怕是第一个就要翻脸。无奈之下,只好同意侯君集率先锋军千人出发前往恶虎口观看敌情。倘若真是李世民陷在那里,就接应他突围。长孙音明白,裴寂答应侯君集出兵,便是看在李家以及长孙家的面子上,最大的让步。若是强令其出战,只会弄巧成拙,因此并未争辩,带着李嫣退出帅帐。可是随后,

    依旧点起家将,随同侯君集大军之后,向恶虎口前进。这等所为不但冒险,更是有失体面。战阵厮杀乃是男儿之事,女子不得干预。何况裴寂既已退让,长孙音依旧步步紧逼,难免落人口实。可是为了李世民,她已经顾不得那许多。不管是风评物议,还是路途艰难,乃至战阵之上的凶险此刻都已经顾不得。她只知自家夫君以及兄长安危所系,为了这些至亲之人,纵然再多冒几分风险又有何

    妨?虽然前敌始终没有军情回报,但是长孙音依旧坚信李世民就在恶虎口。若是自己所行迟缓,脑海中的幻觉就会变成真实。饶是如刀山风吹得芙蓉粉面欲裂,双腿酸痛如同

    针刺,却依旧不肯停歇半步,只因这片刻耽搁说不定就是阴阳永隔。

    风中已经传来喊杀声与号角声,显然恶虎口战事正酣。抬起头望向远方山峰,长孙音心头暗自祈祷上苍,一定要保有自己的郎君平安过关……

    此时,恶虎口军寨寨墙之上。执必思力依旧站在原地未动,望着军寨之下的大队人马,面上露出一丝狞笑:一切如自己所料,你徐乐不管如何骁勇都是血肉之躯。纵然能杀到军寨之下又能如何?难道

    还真能逆转乾坤杀入寨中?徐乐带领的玄甲骑已经夺下两处军寨,只要将眼前执必思力所在的军寨攻破,这条通往晋阳之路便再无阻隔。然则,不管玄甲骑如何骁勇善战,部下士气如何高昂,人力

    终究有限。半日厮杀,又是登山强攻,连破两寨已是出人意料,再想攻下眼前的第三寨却是势比登天。从双方人马考量,数量相差无几。但是徐乐所部男女妇孺均有,还有不少伤员混杂其中。河东六府鹰扬亦是疲惫之师不足以撼动执必亲卫精骑兵锋。只有徐家闾的玄甲骑老班底以及梁亥特部神射手可为徐乐所用。自山下一路杀来,全是这些人担当先锋。由于山路狭窄兵马不得展开,大队人马只是在后面摇旗呐喊,真正负责冲杀的就是这

    些人。半日厮杀,歼灭突厥执必部最为精锐的青狼骑超过六百人的,便是这不足百人的小队伍而已。这一战虽然规模有限,比不得汉家与突厥动辄数十万人马的大军交锋。可是就凭这么点人马,又没有云梯、冲车,全靠着血战白兵,自山下一路攻上,生啃下两处军寨。

    即便是突厥人不善守城,这等战绩足以震动整个边地。不提玄甲骑自成军以来所立战功,单是今日一战,就足以值得李渊对这支人马倒履相迎待如上宾。这等战绩也自有其代价所在。梁亥特部神射手所携带的箭矢已经基本射完,半数以上的射士只能拾取突厥兵射来的箭还击。其余半数神射手已然膀臂酸痛手指鲜血淋漓挽

    不得弓,韩小六虽然紧咬着牙仍旧勉强拉弓放箭,但准头已大不如前。居于二线的梁亥特部尚且如此,位于先锋的玄甲骑兵士所承受的压力更是可想而知。李世民身旁家将如今只剩下李豹一人,其余家将尽数战死。李豹手中旁牌更是满插雕

    翎,身上也中了数箭。好在身上所着布甲甚为厚实,所受伤势不至于致命。其余玄甲先锋包括小门神韩约在内,亦是各个带伤。只有徐乐靠着一身绝顶艺业,身上未中一箭。再就是小狼女步离,由于被徐乐保护得妥帖,自身又机敏过人身轻如燕

    ,未曾被箭矢所伤。这些箭伤尚且可以承受,但是疲劳和饥饿却让这支精兵战力大减。大多数玄甲骑勇士都已经臂膀酸麻,便是持盾行走奔走都大觉吃力,更别说挥刀砍杀。连番苦战于体力

    消耗甚大,昨晚吃的马肉早已经消耗干净。偏生这两处军寨内粒米皆无,众人不得饮食,此时饥肠辘辘,冲锋的势头便大不如前。依旧能战的人只有徐乐、韩约再加上步离而已。徐乐、韩约是徐敢按照无双斗将的标准栽培而成,厮杀一日不知疲劳乃是起码的本事。步离则是一直躲在徐乐身后,很少

    参与交手。只在白兵交接之时骤然发难,两把匕首已经饱饮鲜血,自身体力损耗极为有限。但就靠这这有限几人想要攻下执必思力所在的军寨却是如同白日做梦。三处军寨之中,以执必思力军寨地势最险、守军最多,防范也最为严密。留守军士皆为青狼骑中出

    色射士,虽然箭术比不得阿塔,但也是能力挽强弓,百步穿杨的好汉。以逸待劳之下,箭矢如同雨点一般倾泻而出,饶是徐乐一行再如何骁勇,此时却也难前进。身后徐家闾的百姓以及河东兵马击鼓吹号摇旗呐喊,依旧为自家子弟袍泽鼓舞士气,但是心中也知,此时局面光靠士气怕是难以挽回。偏生军寨所在地势险峻,进攻一方

    兵马难以展开,想要助战也有心无力,只能在后方干跺脚。

    李世民在徐乐耳边道:“乐郎君,玄甲骑的弟兄们怕是杀得疲乏了,不若换河东兵马打上一阵。”徐乐摇头道:“这等时候哪里换得下来?阵脚一乱,不是自寻死路?再说我玄甲骑的人马只要没有死光,就不会让别人来替别看我们累成这样,也比河东兵马能战我倒

    要看看执必思力能不能拦住我徐乐”宋宝身上已经带了两枝箭,更有一箭射伤面颊,险些就命中咽喉。他满脸是血形貌凶恶,眼神中却带着惊慌,喘息着说道:“乐郎君……弟兄们太乏了且退到军寨里歇息

    ,吃口东西再战吧”

    “玄甲骑从不知退为何物”徐乐面色一寒,两目精光四射:“今日之战有死无退再敢言退者,斩随我冲”徐乐手中直刀高举,玄甲精骑鞑靼射手呐喊着,随着徐乐冲向眼前高大坚固的军寨,如同决堤洪流,势不可挡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