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相逢(十一)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相逢(十一)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寒风劲吹,彤云低垂,山道上玄甲骑以及河东军马已经整肃完毕。所有兵士不但昨晚放开肚皮吃喝,身上更是带了肉干以及清水,保证今天一天口粮充足不至于饿肚子。这也是徐乐竭尽所能供应的结果,若是今日闯不出恶虎口,不提厮

    杀交战,光是饥饿就足以让这些好汉埋骨于巍巍群山之中。徐乐、韩约、李世民以及李家家将李豹皆站在队伍前列,长孙无忌则位于阵后,带领部分河东兵马护持着玄甲骑家眷。今日之战乃是精兵对拼,长孙无忌并不以武艺见长

    ,冲到前面非但保护不了李世民,反倒会成为累赘。虽说昨天晚上长孙无忌死说活劝想要游说李世民改变主意未成,急得他彻夜未眠。但是今日看着自家妹夫提刀前行的飒爽英姿,又不得不承认,自家妹子确实找了个好夫

    婿。众军兵精神矍铄,眼神中满是自信。明知前路有大兵阻挡,心中并无畏惧之意。玄甲骑自成军以来苦战不断,于逆境中一路打拼,如今纵有阻拦,也不过就是再打一场罢

    了。这么多艰难险阻都闯过来,还怕区区一个恶虎口?这地方再怎么险要,还能险得过南商关?队伍里最兴奋者莫过于宋宝。他庆幸自己在南商关时未曾真的下手暗算徐乐,姑且不提能否成功,就算是成功了又怎样?不过是跟着刘武周在马邑受苦,善阳再怎么富庶也是边地,岂能和晋阳相比?那可是大业天子行宫所在 据说府库中财帛粮草堆积如山,宫室里更有准备侍奉君王的美艳小娘。只要跟着李世民到了晋阳,这些还不是任

    自己享用?留在善阳,又去哪见识这些好东西?再说刘武周什么东西?凭什么和唐国公相比?人家是堂堂国公,又是名门望族,祖上乃是西魏八柱国之一,便是这天下也大可坐得。跟在他们身边,说不定日后也能搏个

    公侯之位回来,比随着刘武周这种土鳖困在边地岂不是强出一天一地?他周身上下也收拾得紧衬利落,为了得到李世民注意,他今日已经下定决心不顾性命也要卖弄手段,以此获个近身之阶。他那几个伴当都在身边,宋宝看着几人故意提高

    嗓门笑骂道:“看看你们几个那副怂包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害怕了!不就是突厥青狼骑么?又不是没会过,你阿爷槊下也结果过十几个青狼骑,有什么大不了的?突厥人能攻但不善守,前者在壬午寨,咱们几十人就收拾了他们上千人马。这回也是一样!再说他们那个首领执必思力,乃是咱们乐郎君手下败将,光是活捉就捉了他两次。第二次都懒得拿

    他,直接把人扔下悬崖。若不是这厮鸟走运,早就一命呜呼了!这等草包带兵有甚可惧?咱们就是他的克星!前两次都是乐郎君擒他,这次说不定便是我把他拿下!”河东兵马对于徐乐的手段所知有限,相反倒是听过突厥青狼骑的大名。如今听说徐乐如此神勇,心中倒是有了几分底气,脸上神色也渐渐变得和玄甲骑一样镇定自信,仿

    佛即将面对的对头乃是些土鸡瓦犬不堪一击。徐乐看看宋宝,并未作声。士气宜鼓不宜泄,宋宝做的没什么错,自己此时不能开口反驳。只不过他心里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今日注定是一场苦战,玄甲骑自成军

    以来恶战苦战无数,但以凶险而论,多半以今日之战为第一。突厥人以骑兵为主,逐水草而居,自家不筑城池,是以能攻而不善守。然则所谓不善守的前提乃是双方兵力相若,汉家儿郎诸般攻城器械齐备之下,这个弱点才会暴露出

    来。如今自家以寡击众,攻打的又是王仁恭不惜重金构筑起来的严密军寨,所谓突厥不善守这个弱点,体现的并不明显。

    前者奇兵夜袭壬午寨,活捉执必思力,乃是占了执必思力立足未稳且疏于防范的便宜。这次突厥人抢占先机,在恶虎口驻扎有日,有多少破绽也都已经弥补完毕。再者说来,前次壬午寨时奴兵与青狼兵同处一寨,青狼兵指望奴兵守夜,奴兵指望青狼兵交战,遇事互相观望空自误事。如今执必思力身边尽为青狼兵,已无取巧余地,

    惟有死战突围这一条路可走。

    李世民低声道:“这位宋大郎昨日再三鼓动乐郎君用前两次活捉执必思力的故智,夜袭恶虎口,乐郎君未曾答应,心里只怕还有些不服气。”

    徐乐不动声色:“随他怎么说吧,这军中总是我作主,大家也不会因为几句话就真信了他。”

    “看来这位宋大郎颇有些勇力,只是少读兵书。”徐乐笑而不语,并未接话。宋宝急于表现的心思如何瞒得过李世民?再这位世家子面前想要展现自身所学谋图幸进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李世民不知道看过多少。只不过碍着徐乐面皮,不好让宋宝难堪,且好言敷衍而已。宋宝毕竟是自己部下,又是从自己闯云中时就一路跟随过来,算得上老底子,自己也不好故意削他面子,只好不开口

    。

    兵无定势水无常形,宋宝不知兵机,只想着用老办法,却没想过今时不同往日。所谓夜袭必要趁人不备,执必思力接连吃了两次亏,又如何还会再傻乎乎的上当?

    再说其麾下斥候必然将附近山路探查明白,自己的人马一到对方便已做好准备,再采用夜袭便不是偷袭而是送死。还不如等到天亮,拉开阵势堂兵正阵打上一场。

    所有人都认为玄甲骑兵微将寡,不可能和突厥人正面交锋,自己偏就反其道而行,让突厥人看看自家的手段!这里的山路徐乐心里有数,道路狭窄,大兵难以展开。玄甲骑兵马虽少却精,更有自己和韩约带头突进,突厥人兵马众多的优势被严重削弱。执必思力有勇无谋性情轻狂

    ,此番为复仇而来,必要得自己人头而后快。若是久战不下心中急躁赶来前线督战,自己便能再施展手段把他擒住。只要抓住这位执必家少主,这千军万马遍山青狼,也全无做手脚处。自己能擒他两次,就能擒他三次。夜战可擒,白日难道就擒不得?纵然不所谋不成,只要尽自己力量

    去拼杀过,心中也无遗憾。阿爷从小就教导自己,大丈夫行事要秉持心中直道,这便是自己的“直道”!担任前锋的都是玄甲骑将士,人人身穿布甲手持长兵,在他们身后则是韩小六带领的梁亥特部战士。这些以猎狐闻名的好汉,都是天生的好射手。这番便让这些好汉尽展

    所长,每人身上带足箭矢,专门负责箭矢抛射。这些梁亥特部战士论及马上功夫尤其是玄甲骑最为擅长的墙式冲锋自然不及徐家闾这些老底子,可是山地战乃是专长。何况今日的对手乃是害死罗敦老族长的仇家,这些

    梁亥特勇士各个摩拳擦掌,都下定了决心为老人家雪恨。不管对方有多少人马,又或者有多少布置,对他们而言都没什么要紧。步离两把匕首别在腰里,如同小尾巴一般跟在徐乐身后。这等战阵上她偶尔暴起伤人,便是军中骁将也难以保证自己无恙。再说为罗敦阿爷报仇这事,谁要是敢不带着步

    离,这小狼女发起怒来可不是好耍的。大队人马向着恶虎口方向前行,位于队伍后方的家眷目视前方亲人,紧闭双唇不敢发出一点声响。都是边地子民,这点道理还是懂的。自家男丁即将去厮杀拼命,这时候

    哭号除了乱自己男人的心,再无其他作用。反正大家死生一处,随着一起闯就是了。能闯得出去便一起去过好日子,闯不出就都留在这群山之中,也不用分离。徐乐手持直刀走在队伍最前方,脚步沉稳有力。突厥那沉闷短促如同鬼哭一般的号角声,在山谷间回荡。前方隐约已经看到突厥青狼旗在风中招展。徐乐只觉得周身血液

    在燃烧,整个人变得兴奋莫名。徐家一族,天生就是厮杀汉,比起吃喝享乐,还是疆场交战最能让自己感到快活。突厥人想要交战,就和他们杀个痛快!前者自己打断青狼旗看来未曾把他们打痛,这次就让他们知道厉害,莫以为汉人里尽是刘武周那等货色!罗敦阿爷睁眼看着吧,徐乐为你报仇雪恨!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