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杀王(八十四)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 杀王(八十四)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从徐乐冲向刘武周的刹那,宋宝便吓傻了。他做梦也未曾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虽说他做过些许没本钱买卖,也干过火并同党之事,但好歹也要等到事情过几天再悄悄动手,哪有前脚刚杀了王仁恭后脚就

    杀自己人的道理?大人物的脑子都是怎么想的?

    于徐乐挟持刘武周之事,宋宝自是双手支持。敌强我弱除了架肉票这招之外,确实也没有更好的逃生手段。可是徐乐接下来的行为就让他有些看不懂,更难以容忍。

    乐郎君疯了!他肯定是疯了!罗敦那老胡儿死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他是梁亥特人,我是汉人,凭什么搭上性命为他报仇?苑君章那厮鸟的话固然不能信,可也不能真的杀了刘武周啊。眼看着恒安兵

    将已经有人跑上关墙,学着刚才马邑兵的样子端起弓弩瞄准,更有些突厥骑兵张弓搭箭,宋宝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刘武周是惟一的挡箭牌,千方百计维护都来不及,哪能往他身上划刀子?若是一不留神失手杀了他,自己这些人怕不立刻变成刺猬?玄甲骑能战乃是平原列阵,两军厮杀

    。如今恒安兵占据地利,玄甲骑就算个个三头六臂,也杀不了几个人,哪里杀得了上千人?

    不行,自己不能再跟着疯子跑下去,更不能为了个老胡儿殉葬!宋宝能混到今天,除了一身从叔父那里学来的本领外,最大的本事便是眼光好且行事果断绝不拖泥带水。几次边地游侠厮并,他都能选对盟友,为了保证自己和赢家站在

    一起,哪怕是结拜兄弟当杀就杀绝不手软。刘武周既已杀了王仁恭又抱上了突厥人的大腿,日后边地必然以他为首。若是能靠上这棵大树,何愁不能荣华富贵?尉迟恭一身本领自己是比不得,苑君玮伤了臂膀搞不好就会落残废。自己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输给个废人。再说刘武周素喜结交游侠,用人不问出身。若是自己能救了刘武周的命,再成为他手下第二斗将,高官厚禄醇酒

    佳人岂不是予取予求?

    他侧过头与几个手下目光交汇,几个人虽然没说话,但是心思显然和宋宝一样。大家想到一起去了,叛了徐乐归顺刘武周才是正道!但是这事也不好做。徐乐的本事宋宝是知道的,哪怕现在徐乐看上去不似平日矫健,宋宝也不敢小觑。万一自己的单钺戟刚举起来,徐乐反手一刀就砍下自己的头,一切

    计划都没了作用。再说小门神韩约的手段也不是自己能比,就连那位小狼女都不是好惹的主,自己稍有大意登时就会丢命。

    他悄悄向徐乐身后走去,看上去是担心有人从后暗算为徐乐遮护背后,实则在寻找出手机会,务求一击打伤徐乐救下刘武周。

    如今大敌当前,玄甲骑众人各个咬牙切齿,准备做最后一搏。韩约等人也只待徐乐斩杀刘武周之后便扑杀出去寻个人厮并,谁也不曾注意宋宝。便是徐乐也不例外。

    他六识之敏锐本来远胜常人,可如今筋疲力竭,全部心思又都放在苑君章等人身上,又哪里顾得上宋宝?宋宝只觉得从未曾像现在这样慌乱过,便是自己第一遭剪径,第一次杀人也是平常的很,并不曾感到心慌意乱。可是今天,他却真的害怕了。单钺戟几次险些脱手落地,

    呼吸也变得凌乱不堪。生怕自己哪里露出破绽被人发觉,更怕自己刚一出手,徐乐就大喝一声,夺下兵器反手把自己刺死。

    他看得出徐乐今日有些不对劲,身手不似往日敏捷。可真到动手暗算时,又担心这是徐乐故意示弱引人上钩,更怕那些徐家闾庄客有人发觉开口提醒。

    谨慎……必须谨慎。

    宋宝深吸几口气,竭尽所能把呼吸放匀,手中长戟缓缓握紧,只待发力便能于电光石火之间刺入徐乐后胸。前程富贵,功名利禄,还是生死大限,就只在这一击。

    “入娘的狗贼,你待作甚!”猛然间,一个炸雷般的声音在耳畔轰响。宋宝只觉得自己的心差点顺着嘴吐出去,三魂七魄被吼得消散大半,人一个踉跄差点倒地。下意识地想要喊叫辩解,但是随后就

    听到几声呼喝之声以及苑君章的斥责声:“黑尉迟,你莫非要造反?”这才知道对方喊得不是自己。

    执必思力身后,阿塔再次举起了弓。他知道自己方才一箭射空,这次再想暗算就不容易,不过这也没关系。他这一箭本来瞄的就不是徐乐,而是刘武周。突厥兵马挽弓者不下百人,徐乐所能凭借者无非刘武周的性命。只要自己射杀这面活盾牌,接下来执必部的勇士就能放心大胆开弓放箭,任徐乐再怎么本事也难逃一死。

    总不可能再有个不知死活的罗敦老狗出来,为他挡箭。他的弓已经拉开一半,可是黑尉迟的粗喉咙猛然作响,把阿塔吓了一大跳。总算是久经战阵见多识广,不至于被这一声吼吓得箭矢飞出。饶是如此,也不由得心头打突,

    这箭自然射不成。尉迟恭方才与徐乐交手一招即倒,连手中兵器都被徐乐夺去,突厥人便没在注意他。天知道这黑炭头是从哪冒出来的,又指着阿塔大声斥骂。几个突厥军将立刻朝尉迟恭

    喝骂过去,还有人举起弓箭瞄准。黑尉迟毫无惧色,反倒是挺起胸膛:“往这射!”这时候恒安本地军将立刻就有十几个人冲过来遮护尉迟恭,还有人远远举起弓朝突厥人瞄准。尉迟恭乃是恒安第一斗将,也是恒安军将的脸面,岂能容突厥人加害?大家

    本就是生死对头,这些军将可不会因为突厥人帮自己拿下南商关就心存感激,大家厮并一场又算个球?苑君章的呵斥并未让尉迟恭后退,他头也不回说道:“苑大,你莫非瞎了不成?这突厥狗冲着咱鹰击拉弓,这是安的什么心?我不管他是谁,敢伤俺们鹰击性命,俺黑尉迟

    就剥他的皮!”

    “没错!黑尉迟说得没错,这突厥狗朝咱鹰击拉弓呢!”

    “不止他一个,好多突厥狗都拉弓来着!”执必思力冷哼一声并未开口,执必落落冷声道:“我们突厥勇士是为了射杀徐乐救出鹰击,你们怎么不知好歹?没听到徐乐说,要杀鹰击给罗敦报仇?不杀徐乐,你们的鹰

    击就要死了!”尉迟恭瞪了他一眼:“闭上你的鸟嘴!你阿爷眼睛没瞎,看得清他想射谁!你们这帮突厥狗心思俺明白,王仁恭死了,你们再害死鹰击,这地方就成了你们的天下!做梦去

    吧!这是俺们恒安鹰扬府的地盘,容不得别人横行霸道!要说害鹰击也是你们害的,若不是你手下人暗算徐乐,何至于闹成这样!”“黑尉迟住口!”苑君章呵斥一句,但是语气已经不似方才严厉。他也在怀疑,突厥人倒地是想要射徐乐,还是射刘武周。再或者对他们来说,射谁都没区别。执必思力已

    经疯了,杀徐乐成了他心中魔障,乃至比大事更重要。若是让他由着性子折腾,刘武周的性命确实危险。尉迟恭这时怒骂道:“苑大!你是咱们恒安的长史,平日里说啥都是军令,老黑只能听话。可是关系到鹰击性命,由不得你作主!谁要是害鹰击有个三长两短,俺第一个要

    他脑袋!恒安的儿郎们,都给我看好了,哪个突厥狗敢放箭,就给我砍!”

    “喏!”

    数百军汉同声应诺,声如雷震。这帮人要说对付徐乐还有些顾虑,杀突厥人乃是家常便饭,谁也不会犹豫分毫。

    执必思力看向苑君章,冷声道:“苑长史!”苑君玮这时却骂道:“闭上你的鸟嘴!这是我们恒安的事,跟你们没关系!”他又看向苑君章,单手撩战裙跪倒在地:“大兄,你莫犯糊涂!不管天大的事,也得把鹰击性命

    保住!若是鹰击有个好歹,小弟怕也是只好……自刎尽忠”徐乐这时冷声道:“你们不必麻烦了。争来争去都是为了刘武周,我杀了他大家消停!”说话间他手中刀向里微微用力,刘武周脸上神色几变,想要说话已是不能,但是看向苑君章的眼神已经变得急切,若不是刀刃就横在哽嗓,多半要骂出声来:“苑大,你还在那犹豫什么?莫非真想看着我死!”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