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杀王(八十三)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 杀王(八十三)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南商关后方,李豹正在整顿人马。地上尽是残破刀矛人马死尸,伤而未死的军将难以忍受伤口痛苦,发出阵阵哀号,河东兵马催动着坐骑赶过去,不问敌我尽数刺杀。马邑越骑的旗帜扔得到处都是,皆已

    残破不堪。两军胜负如何,不问可知。

    李豹必须承认,这一战赢得实在侥幸。论及马上本领技艺还是临阵指挥,河东鹰扬兵较之马邑越骑都有所不及,哪怕李世民一箭射杀敌人主将,也未能改变局势。这些马邑越骑对于主将似乎并不在意,在其死后也没有多少变化,依旧能够组织起有效的反抗,给河东兵马制造足够杀伤。好在这些人似乎不怎么想要杀死李世民,尤其

    是李世民喊出杀死王仁恭的口号之后,这一营越骑便打得越发保守,安心与河东兵马在此绞杀并没有发动追击。否则李世民那百余骑想要杀往南商关下也没那么容易。他自然不知,这一营越骑本就以马邑本土军将为主,虽然越骑营粮饷充足非步军可比,对于王仁恭这个外来户依旧没有什么好看法。王翻又不会带兵,这一营越骑也就越发散漫,并不愿意为王仁恭卖命。萧夜叉空有勇力不会带兵,充其量也就是个冲锋斗将,全靠拳头压服属下,军中离心离德。萧夜叉一死,这些人谁还愿意冲锋拼命?再

    听李世民想要去杀王仁恭,不少人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思,更没有心思追杀。饶是如此,李豹想要取胜也不是易事。直到突厥的号角吹响,执必部青狼旗出现,这些马邑兵才乱了手脚。大部分骑兵不顾一切向关前跑去,似乎是想要抵挡突厥。也有

    些人调转方向出关逃走,不知是怕死还是想要去营救家人。

    兵败如山倒。兵士乃至下层军将都因突厥人的出现变得如同没头苍蝇,那些高阶军将也控制不住人马。全军阵型散乱兵无战心,结果被李豹打了个落花流水。虽然战胜强敌,李豹心中并无半点欢喜。他乃是李家家将并非军将,沙场胜负于其而言无甚要紧,李世民安危才是第一。突厥人突然杀出,不光马邑军将吃惊,李豹何尝

    不是魂飞魄散?若是二郎撞到这群杀人魔王,如何能够逃得性命?他催促着河东军将赶快整顿队伍前去接应李世民,但河东军乃是惨胜,自身伤亡甚重。尤其许多火长、队正阵亡,兵马建制混乱,一时三刻之间又哪里整顿的起来。好不

    容易人马把人马收拢完全,不待李豹下令,忽然另一名李家家将大声叫嚷着:“快看!郎君和长孙大郎来了!”李豹顺着这名家将所指方向看去,果然见一队骑兵疾奔而来,为首处两马并辔,正是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长孙无忌身上带着雕翎手抓着李世民不放,似乎是怕他逃脱,模

    样甚是蹊跷。

    眼看李豹带着兵马过来接应,长孙无忌总算长出口气,朝李豹吩咐:“快!护着二郎离开,不能耽搁!”

    李世民怒道:“随我杀回去,为徐乐帮一把手!这等虎将若能为我所用,何愁李家大业不成?李豹听令!”长孙无忌朝李豹板起面孔:“按我命令行事,将来降罪自由我承担!王仁恭被杀,刘武周被拿,突厥又杀来上千人马。眼看马邑全郡都要变成战场,我们这点人能济什么事?若是二郎你有个好歹,让我妹妹怎么办?听我的快走!”说话间他朝李豹又使了个眼色,李豹不敢怠慢,与几个家将把李世民前后左右团团围住,裹挟着他向南商关后飞

    马奔逃,直奔平阳而去。苑君玮要捉李世民之时,长孙无忌便被吓得魂飞魄散。河东兵马连马邑兵都不如,更不可能敌得过恒安甲骑?所幸徐乐大展神威活捉刘武周,苑君玮急忙领兵回援才算逃过一劫。眼看不管恒安甲骑还是突厥兵马,都只顾着看刘武周,没人顾得上李世民,长孙无忌如何会放过这等机会。不顾李世民的训斥,硬是拉着他一路逃出,与李豹汇

    合之后飞马逃出南商关。

    李世民眉头紧锁,一口闷气横在心头。若不是长孙无忌乃是爱妻胞兄,所行之事又都是为自己安危着想,他怕是早就用马槊抽将过去!今日虽然屡遭凶险,可是大丈夫生逢乱世,又怎能贪图平安?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又何谈夺取天下?徐乐杀了王仁恭又活擒刘武周,这等天赐猛将自己岂能放过?正准备

    不顾一切助他一臂之力,却被长孙无忌硬拽着离开,让他既不能收纳猛将也不能看到事情结果,心中又怎能不怒?长孙无忌看出李世民心头不悦,担心他不知几时又翻身杀回去,在旁解劝:“二郎莫要怪我。你身份不比寻常,若是为刘武周所擒,所坏的不止你一人性命,更误了唐国公

    的大事。就连攻取长安之谋也难免受阻,你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能意气用事,得顾全着大局!”见李世民一语不发,长孙无忌又道:“如今王仁恭被杀,马邑群龙无首,正是英雄用武之时。二郎素有雄心,想要为唐国公立功,此时正是大好时机。你我速返平阳,点起留守的两千余将士,先夺了善阳再说。王仁恭所积军资财帛,边地精兵猛将尽为我所有,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这才是大局。比起徐乐一人的性命,孰轻孰重二郎心中应

    有计较。”李世民这才开口:“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王仁恭坐拥马邑数万兵将如山钱粮,照样把性命丢到徐乐手中。到底孰轻孰重?再者若是我们为了些许钱粮把人马陷在马邑,晋阳

    兵将是去夺长安,还是来帮我们?”

    长孙无忌这才明白,李世民头脑清醒得很,并未像自己担心的那样热血上头只知争杀忘了大局,这才暗出一口气。正如李世民所言,马邑所谓富庶也只是和恒安相比,不管是比之晋阳还是长安,都相去甚远。李家此时兵入马邑,未免有鼠目寸光不分轻重嫌疑。不管是支持李渊的世家

    ,还是晋阳兵将都不会满意。因此李世民并未因王仁恭之死就动了鲸吞马邑的念头,只是念念不忘徐乐这员虎将,想要把他带走就足够了。或许在李世民心中,马邑加上恒安两大鹰扬府,也未必及得

    上徐乐!

    长孙无忌一声叹息:“二郎喜爱猛将也无可厚非,只是徐乐哪怕是霸王再世,今日也难免兵败将亡。你乃是贵人,不能受必死之人连累。”

    “辅机如此笃定徐乐会败甚至会死?”长孙无忌点点头:“徐乐确有鬼神之勇,可终究是寒门子弟,这便是他最大的短处。若是如二郎或是王仁恭一般的世家子,身边自有亲信家将可为护持,他只要拿住刘武周,苑君章早晚也要低头。可是他出身寒微,身边部众不是因利而聚,就是一时义气相投,随他鞍前马后。这等人或可共患暖,但绝不肯同生死。徐乐为了一己之仇,不惜和刘武周同归于尽,身边部众岂会个个听话?若是我所料不差,他身边之人,这时已经谋算着如何搭救刘武周,再取了徐乐性命自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徐乐就算本领

    再高,也难逃一死。”李世民也知长孙无忌所言不无道理,哪怕世家之中遇到这种事也难免变生肘腋,何况是毫无根基的寒门子弟?他们没有部众,没有忠诚的家仆,这时候多半就要遭遇手下

    变节。他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徐乐被手下暗算死不瞑目,刘武周仰头狂笑的情景。可随即他又摇了摇头,重又想起徐乐高举王仁恭首级,一步步走下南商关的英姿。以及那些男

    女簇拥着他,以及那些满是崇敬信任的眼神。

    这等好男儿,岂会那么容易丧命?寒门出身又如何?难道没有家将,就不会有忠心部属?如今天下已不同当初,寒门子弟既可杀得世家子,必能过这一关。他看向长孙无忌,语气严肃:“辅机,我敢保证不管徐乐身边人是否会变节,他都不会死!不但如此,他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某的部下,也会成为某的朋友!不信的话就尽管

    看着,看看我的话是否会应验!”

    “二郎……”长孙无忌担心自己劝说不成,李世民又要返身杀回。

    李世民向北望了一眼,却狠狠回过头来,一扯缰绳:“走!”

    长苏无忌长出一口气:“这才是李家儿郎该有的决断!”李世民一笑:“我只是不信这徐乐会死罢了,可我这么多儿郎,我还想带着他们回晋阳!大争之世就在眼前,和这位神武乐郎君,终有一日会再见!”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