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杀王(七十九)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杀王(七十九)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执必思力骑在马上,其亲随卫兵也各自乘跨坐骑拱卫左右,名为阿塔的汉子也不例外。他此时已经摘下了弓,却并没有急着将箭搭弦,更没有挽弓瞄准。只是用双眼盯死

    了徐乐的脖颈咽喉,随着徐乐身形走动,他的视线也随之变换,须臾不离目标。突厥人以游牧为生逐水草而居,男子个个都是弓刀健儿,骑烈马挽强弓,射得一手好箭,乃是突厥男人吃饭本事。即便是各帐贵人,若是没有这份能耐也会被子民看不起

    ,护不住自家财物性命,普通人就更不必说。谁能靠着一手射术折服自己族中父老,便是全族公认的好汉。走到哪里都会有人高看一眼,便是贵人对你也要客气几分。毕竟去抢夺别人的牛羊或是保卫本族牲畜乃至全

    族性命时,离不开这等人出力。其中箭术最精也最受贵人器重的便是“射雕手”。阿塔便是执必部的射雕手,他帽前的翎毛来自其亲手射杀的青雕,这顶翎帽就是他射雕手身份的证明。虽然其相貌平平,亦无尊贵血统,可是整个执必部里,除了执必贤

    父子以及阿贤设外,没人敢对他发号施令,他也不需卖任何人面子。空中飞鸟,惟雕难射。青雕更是可食犬羊、擒涿鹿的异种。体型硕大力大无穷,翱翔于空中,寻常弓箭根本射不到那么高。再者青雕皮毛油滑,如果箭簇不是垂直入射雕

    的身体,就马上会在它的羽毛上滑过,勉强射中也不能损伤其分毫。因此射雕手不止要有准头,更要有一身过人膂力,能挽得了硬弓才行。这等人才难寻,寻常小部落根本没有,执必部作为阿史那麾下,可以打出王旗,族长可以称汗的大部落,射雕手也不过三人而已。若非执必思力屡吃败仗,全靠这次出征

    挽回体面,执必贤又爱子心切担心其再折于徐乐之手,也舍不得把阿塔派出随子出征。这等礼遇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既享受了好处,就得拿出足够的本领才行。阿塔沉默寡言,只知领命行事。既然少王要徐乐的性命,自己就为他取来就是。这汉人不管

    再怎么了得也总是个人,射他总比射雕来得容易。阿塔乃是执必部出名勇士,自然听说过徐乐的本事。就连执必部的青狼旗都被其亲手打断,老王也险些伤在他手上,一身本领自不可小看。对付这等大将,自己只有一箭

    的机会。若是一箭不中,再想取他性命就难如登天。这种对手一如自己曾经射杀的青雕,不可等闲视之。因此阿塔并没有急着放箭伤人,而是紧盯着徐乐不放,这是他自幼狩猎养成的习惯。不管何等凶猛的野兽,行动都有自己的规律。便是那些青雕翱翔,亦有轨迹可循。只要掌握它们的规律,便能提前判断出其下一步的落脚地,抢先放箭必能百发百中。阿塔之所以能成为射雕手,便是靠

    的这手本领。野兽如此,人也不例外。他已经发现了这位乐郎君行动的规律,甚至敢断定,徐乐正被疾病或是伤痛所折磨。阿塔也射杀过一些出名斗将,尤其是追随阿史那大汗的金狼旗围攻大业天子时,勤王

    军中很有些有名斗将只顾着冲锋陷阵舞槊厮杀,不曾想把性命坏在这位射雕手的箭下。那些人骁勇善战行动迅捷,想要抓他们的规律非常困难。与这些人相比,徐乐的动作并没有那么快,走动之间更没有那种力道。更像是强撑着一股虚火,随时都可能倒下

    。射杀这样的目标,他自问万无一失。但是为求万全,阿塔还是决定改哽嗓为前胸。那里目标更大,也更不利于躲闪,最重要的是,不会立刻死去。阿塔也知道部落里很多人对少王的非议,甚至因此波及老汗。哪怕是在执必落落以雷霆手段剪除内乱大肆杀戮之后,这种非议依旧存在。因此少王不但要杀了徐乐,更应

    该亲手斩杀徐乐,这样才能挽回尊严。所有突厥武士都是靠这种方法挽回颜面,重新获得族人尊重。若是自己一箭射杀了徐乐,少王只能砍下一个死人的脑袋。从结果看没什么区别,但是成色上总是差了几分。自己要让这个汉人重伤,看着他的亲人、部下一个个死在突

    厥勇士刀下。让他对着少王求饶,最终被少王砍下人头,这样才有意义。阿塔拿定了主意,右手持弓,左手悄然移向撒袋。他自问抬手一箭就能命中徐乐咽喉,射前胸更是万无一失。神武乐郎君此刻不管有多少威名,又有多少人敬仰都没有用

    ,因为稍后这一切都将化作虚幻,最终的胜利属于执必部!他这番动作并不能瞒过所有人,苑君玮、苑君章乃至尉迟恭,都已经注意到这名突厥射手的不寻常。尉迟恭想要发出什么声音,但是苑君章的视线已经抢先一步瞪过来,

    以目代言不准尉迟恭说话。另一边刘武周的眼神也及时瞟来,目光中传递出的意思和苑君章毫无差别。云中并不算有规矩的地方,刘武周更不是王仁恭那种讲究上下尊卑的作风。尉迟恭平日可以饮酒生事打架斗殴,又或者为了周济上门告帮的侠少,厚着脸皮向刘武周借贷

    。乃至有些时候失礼骂娘都不是什么大事。他是恒安第一斗将,这一切都是他应有的体面。惟有在决定恒安大事的时候,尉迟恭并不能干涉,也不敢抗令。毕竟他属于恒安鹰扬府,属于刘武周。毕竟自己在父母灵位前发过誓,誓死忠于刘鹰击,这个誓言不能违抗。因此他只能看着这名突厥人把手伸向撒袋,要对方才还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乐郎君暗下毒手。向来以豪侠自居,被边地轻侠视为自己人的刘鹰击却置若罔闻,甚至暗中

    协助。蹊跷之事还不止这一宗。苑君玮被苑君章叫到身边嘀咕几句之后,便开始整顿军将以及部分恒安甲骑,显然是预备着厮杀。尉迟恭只觉得心头一凉,本以为恒安之敌惟有

    王仁恭,杀了王仁恭就能天下太平。如今看来却是自己想错了,王仁恭只是个开始而非结束,自家鹰击也变得和王仁恭有几分相似。

    刘武周此时忽然开口:“黑尉迟,你把徐乐给我拿下了!苑四,把李二郎留下。”随着他话音出口,苑君玮已经带着一批军将向李世民所在方向奔去,与此同时,执必思力放箭的命令已经下达,一声弓弦松动声响,一道流星自刘武周身侧闪现,直奔徐

    乐前胸而去!此时的徐乐情形不容乐观。他终究是个血肉之躯,连番苦战之下本已耗损元气急需休息,可是又亲自破阵杀王。肩头着枪小腿中箭,不知流了多少鲜血,更为了杀王仁恭

    透支元气寅吃卯粮。他知道,仇人活着的时候,自己靠着心头火还能强行支撑。如今王仁恭既死,心头的念想一去,被强自压制的诸般病痛便一起发作。刚刚消失的眩晕感再度袭来,眼冒金

    星头昏脑胀。饶是用力咬破舌尖,靠着疼痛强自支撑,怕是已经瘫软在地。

    执必思力的话音传来,他已经知道不妙,但是想要反应却来不及。连番苦战损耗过巨之下,连身随意动都已经做不到。只能看着这道致命光芒,向着自己胸前袭来。

    徐乐此刻心中并无惧意,反倒是格外安宁。大仇已报,杀害阿爷的凶手以及主使都死在自己手中,纵死又有何憾!一旁小门神韩约、韩小六乃至步离身手都极为矫健,可是这件事变生肘腋,几人都未曾提防,此时再想遮护徐乐已经来不及。眼看狼牙即将射到徐乐身上之时,却见一人

    陡然从斜刺里冲出,横在徐乐面前!随后只听一声箭簇入体之声响起,来人的身体无力瘫倒。徐乐眼睁睁看着有人飞身替自己挡箭,直到中箭,始终来不及阻止。直到来人身体向下软倒的刹那才丢下王仁恭的人头,一把拽住来人的身体,声嘶力竭地大喊了一声:“罗敦阿爷!”同时将手中直刀朝着箭矢射来方向用力抛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