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中文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华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杀王(六十八)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杀王(六十八)

    一秒记住【免费小说网 盛唐风华,sqhzk.cn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数杆长枪猛戳在铁盾之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持盾者身形高大魁梧如同门板,可容三人并行的马道被他一人一盾遮护得严实。这名持盾者膂力过人胆量也足,盾牌在他手中便成了一件极厉害的兵器,不但为身后人抵挡攻击,更是以攻代守,主动持盾冲击。他的眼界、意识都是上上之选,选择冲

    锋的时机恰到好处。只听几声木杆碎裂之声,硬木枪杆折断,长矛手慌忙后退。可此时盾牌却向旁一闪,随后便有两个人跳将出来。二人双刀如同雪片相仿,电光火石间几名长矛手便被砍翻在地。马道上其他长矛手刚刚将手中兵器刺出,那面盾牌就

    又及时出现,把两人护得严严实实。尉迟恭久经战阵,见过不知多少出色斗将,其中步战手段出色者也不在少数。便是马邑本地的韩苍,刀盾之术也堪称一流。可是在尉迟恭看来,他见过的所有步战斗将,

    谁也及不上韩约。韩约气力、身手固然份属一流,但是最让尉迟恭赞赏的还是他的眼界以及与人配合的本事。军汉大多目中无人,沙场上冲锋陷阵悍不畏死,却不肯给人打下手做嫁衣。便

    是一口锅里抡马勺的袍泽,到了战场上一样会为了争功闹得脸红脖子粗,没谁会甘愿担当绿叶,只有眼前的韩约乃是例外。城头马道兵山将海,这一行人纵然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多少钉子。全靠一鼓作气让对方来不及调度,稍有停顿便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自己一行人全都难逃死无全尸的下

    场。从开始冲锋到现在,一路上脚步不停,无人能迟滞自己分毫,其中韩约功劳第一。不管是举盾而来的甲士还是居高临下攒刺而至的长矛,都是韩约一力扛下。撞开盾牌、

    撞断长矛、撞翻甲士,间或甩出小盾杀伤敌手。这其中所冒风险暂且不提,光是这份甘当陪衬的心胸,就让尉迟恭喜爱的不得了。韩约这般舍命挡刀挡枪,到了杀人的时侯,机会全交给徐乐和自己。日后有人说起南商关大战的情形,只会夸耀黑尉迟、乐郎君手段,没人会记得小门神韩约。有这么一份本事却不想扬名,这等好性情的部下便是名门世家也未必能找到,没想到居然跟在徐

    乐身边。这样的本事,这样的心性,究竟是如何栽培出来?从韩约和徐乐的配合看,两人显然联手多次早有默契,根本不需要说话,一个眼神或是动作,就知道该怎么做。不问可

    知,韩约、徐乐皆是同一人门下,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栽培出这般虎将?只可惜自己福薄命浅,不能亲眼得见。否则随便受几句指点,这一辈子便受用不尽。

    尉迟恭自然不知道,教授出韩约、徐乐的老人,已经丧命于停兵山。导致老人身死的罪魁祸首就在城楼之上,韩约、徐乐今日舍命夺马道,就是为了替老人报仇!撞翻盾牌,撞断长枪!每前进一步都要以力相拼以命相搏,固然有盾牌护体,为了制造战机,也得先破敌后护身,承担风险在所难免。韩约身上已经见了血,只是他皮糙

    肉厚,所伤又不是要害,区区外伤根本阻碍不了他分毫。

    为了徐老爷子,为了徐乐,便是要自己送上性命都不会犹豫,区区伤势又算得了什么!韩约并未因伤痛而迟疑,反倒是被激发了斗性,连声怒吼中,冲得越发迅速。三个持盾军兵并排冲来,想把韩约撞下去,哪怕挡他片刻也好。却被他用力前撞,随后 一推,一挤,三名盾甲兵两个从马道上坠落,另一个也重重倒地。不容他起身,便是几双脚从身上踩过,等到这名士兵好不容易移开盾牌,却见面前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年正

    举着直刀朝自己胸膛刺来。这三记对撞都是实打实的力量比拼没有取巧余地,饶是韩约力大无穷,也震得气血翻涌两肋发胀,但是他只深吸一口气,勇徐老爷子教授的吐纳之法呼吸,把这种不适造

    成的损害控制在最低。脚下却是连半点迟缓都无,甩出小盾砸翻一名敌兵,随后身形一让。徐乐一声不吭挥刀跃出,退回来时刀上已经满是鲜血。

    “小心了!”

    身后传来一声呐喊,随后便是破空之声传来,韩约也不趋避,只一低头,两支断矛自头顶掠过落于前方。只听一声惨叫声传来,显然是有人中招。

    尉迟恭怒骂道:“入娘的苑四别添乱!那些断矛是你阿爷留着杀人的,别由着性子祸害!”苑君玮之前与青狼骑交战时左肩肩胛碎裂伤势沉重,短短几日光景自然好不了那么快。现如今只有右手能用,一身本事不足全盛时期一半,刘武周那边破阵用不上他,这

    边也用不上,只好拣了断矛朝城上丢,寻机帮手。

    韩约心中根本没把苑君玮乃至尉迟恭当成自己人,于他们怎么折腾也不在意。他人在最前方,不会回头看。只有徐乐进退之时,他会偷眼看上一看,观察徐乐身体如何。徐乐病了,而且病的非常严重。哪怕徐乐强撑着不说,也瞒不过韩约这个生死兄弟。若非病势沉重乃至影响到他的武艺施展,方才撞盾之时,他又怎会受伤?在徐家闾两

    人对练拆招,哪次徐乐都能把自己撞得东倒西歪乃至有几次险些被他把“神荼”夺去。区区几个马邑兵,又如何伤得了他?原本韩约担心徐乐有失,便打算豁出性命多杀几个人,让徐乐留着力气杀王仁恭就是。可就在徐乐受伤之后,他的身手竟然越来越快,脸上虽然带着病态得酡红,但是出

    手迅捷有力反应灵敏,竟然逐渐恢复了往日矫健身手。

    韩约不知这是怎么做到的,只当是徐老爷子在天有灵,庇护着自己的孙儿为自己报仇。

    徐乐紧咬牙关,两眼盯着韩约的后背。只要这如山背影向旁闪动,自己便会飞扑而出斩杀敌手。他从不会担心韩约判断失误,就像韩约不会担心自己杀不掉对手一样!

    他知道自己的病有多严重,也知道要想给阿爷报仇全靠气力武艺,以眼下这等身体冲阵杀敌,与送死没什么区别。然则那又如何?

    大丈夫行事只求心之所安,何惧生死?

    也就在自己扑倒那名盾牌兵,又被长矛刺伤肩头之后,徐乐只觉得伴随着伤痛,自己体内有一团火被点燃了。这团火的火种原本就埋藏于自己身体之内,在自己以阿爷教授的吐纳之法呼吸时 ,这股火种便慢慢开始燃烧。当长矛刺伤肩头疼痛感袭来,如同有人将一桶火油猛地泼

    在火苗之上,让这团小火苗瞬间暴涨,随后形成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在体内肆意燃烧起来!

    伴随着这无形之火的燃烧,病痛以及周身的酸软无力尽数消失,自己的一身气力乃至敏锐六识都回来了!徐乐知道这既不是法术更非神迹,而是阿爷在自己身上花费的心血,若干年来勤学苦练的打磨,于此时终于发挥了作用。自幼随同阿爷学艺,又用无数珍贵药材沐浴身体

    ,几乎是用与身体等重黄金堆出来的身躯,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被病魔击倒?听阿爷说过,沙场上那些成名斗将,身受重伤依旧可以咬牙血战,在战死之前始终都是索命阎王。所依靠的便是真正将门口口相传不落文字的打熬身体之法,加上吐纳之

    术,可以临时激发自身体内所蕴藏的气力,暂时摆脱病痛伤患折磨杀个痛快。

    阿爷在自己身上花费了这许多心血,在杀死王仁恭为他老人家报仇之前,自己又岂能倒下!徐乐虎目怒张,双眸精光四射。随着杀人越来越多,他的精神也越来越健旺,古来名将越战越勇,便是他此时的情景。距离城头已经越来越近,所遇到的阻力也就越来越

    强,但是徐乐相信韩约也相信自己,不管王仁恭布置多少人马,都挡不住自己。

    他的视线掠过韩约背影,寻找着城头那巨大伞盖所在。

    只要抢上去!王仁恭的视线一开始只看着城下的盾阵,等待韩苍砍下刘武周人头,再把恒安众将制服。至于马道上的战斗他并未在意,区区几个人难道还能翻了天?身为世家子要有世

    家子的体面,越是有人朝自己杀来,越是要摆出无所畏惧模样。

    这些边地军汉素来以胆气自夸,今日就让他们看看世家子的胆色气度!

    不想马道的情形远出意料,几个人非但没被挡住,反而越冲越快,眼看就要抢上城头。王则快步上前,低声在王仁恭耳边嘀咕着。王仁恭轻轻一摆铁如意:“千军拱卫之下,二三匹夫能奈我何?若是真被他们杀到我面前,尔等全都该死!马道地狭大军施展不开手脚,城头上这许多人须不是摆设!传我

    命令,登城之人一个不留!你去办这件事。”王则点头快步离去。王仁恭皱眉思忖片刻,忽然把王仲曾叫过来耳语一番,时间不长,王家的锦衣家将每人手中都多了一张角弓外加四个撒袋。马邑中垒营步军射士也开始行动,纷纷抢占有利位置,摘弓搭箭认扣填弦,无数箭簇泛射寒光,如同猛兽露出自己的毒牙。

    手机用户请浏览 盛唐风华,sqhzk.cn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